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甜文什么的~真的不要尝一口吗?

一片树林☞企划组:

一片树林企划组第一期企划甘味终于整完了!

感谢校对感谢美工感谢排版感谢各位参企的太太们!第一次做企划,手忙脚乱。

主催:  @庭边树

宣图: @春衫著破

校对: @张三

美工&排版: @MISS.U

参企作者及文章:
《曾路》by @雪鱼君
《小鬼难缠》by @袖子
《啪嗒啪嗒的大雨与初恋相合伞》by @费迪南特
《青岚》by @景深之源
《星辰与葵花》by @貓柳春眠
《生如夏花》by @磚牆之下。
《快递小哥与小开》by @ASTRID
《全熟的恶魔和三分熟的男性法师》by @北极熊...

【风雀】风雪尘埃

复习期间沉迷霹雳不可自拔【我有罪……

突然爆肝,一发完结的【杜舞雩x弁袭君】

就想看51叔叔主动表白!

就想看孔雀炸毛蒙蔽……


仙山设定,就是告白


——————————————————————————————


渊冰厚三尺,素雪覆千里。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风雪尘埃

By.源


“祸风行,吾……还你了么?”


长路漫漫起落,到头来尽付流水东逝,一生机关算尽,最终手中却只余一缕握不住的风。

唯此一句,流离世间。

本以为一生走到尽头,一切恩怨情仇就能到此为止...

没看题前盲狙一发北京卷!

致我的火焰:

我写过很多故事。

也写过很多的人。

他们在我的笔下相遇,也在我的笔下相爱。

我看过很多故事。

也看过很多的人。

他们在自己的故事里相遇、相爱、度过一生。

人的一生不存在意义,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存在必然的意义,但这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串联在一起,却形成了我们的人生。

我的人生没有意义。

我也从来不曾强求它一定要具有某种意义。

我这样磕磕绊绊地一路走来,所做的每一个选择每一件事,都不一定非要具有某种意义——我只是想做,所以就做了。

我想这就是我们内心取向最大的不同。

有的时候我不大能理解你,你也一样,总是弄不清楚我的想法。我们的分歧总是由此而起,但我却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我其实...

【瑟莱】赞我以歌 3.0

这一章终于长一点了……

好喜欢这种一句话只说一半的感觉啊!写起来简直不要太爽啦!

——————————————————————————————


【三】


黑色的车队在街上咆哮而过。

瑟兰迪尔按照加里安嘱咐的那样,将外套压按在侧腰处,但是他浑身无力,只感觉不一会儿那件衣服就已经湿透了。

他有些恍惚,突然想和加里安说说话。但是他的助手一脸凝重,眉间压着一团浓浓的黑雾,一副很是不快的模样。

于是他又把那些话咽了回去,偏过头去看窗外飞快流动的暮景。

冷不丁地,他突然感叹了一句:“天快黑了……”

天快要黑了,但是太阳还挣扎着...

【瑟莱】Haven(避风港)21.0

我们还能愉快地谈两章恋爱啦啦啦!


——————————————————————————————


【章贰拾壹】


两个同样高傲的人凑到一起,免不了就要发展成争锋相对的局面。特别是如果这两人还一个易怒一个刻薄的话,他们没有动手互殴的唯一理由可能就是仅剩的矜持与涵养了。

通常在与索林的对峙中,瑟兰迪尔都会仗着身高略胜一筹,但是今天他站在了楼梯下面,身高上占不到什么优势,只能挑高了眉毛,把“不愿与你说话”几个大字明明白白地写到脸上。

而索林最看不惯的就是瑟兰迪尔这副不把人放眼里的模样,虽然他自己的表情也差不多,以至于本来可以好好说的话到了最后出口总是不由自主地带上嘲讽。...

【瑟莱】赞我以歌 2.0

【二】


那一天大雪纷飞。

莱戈拉斯穿过马路时,加里安正站在铁门与围墙边上等他。

在漫天纷飞的白色的雪中,他身上一成不变的黑色西服如同一笔突兀的水墨。从莱戈拉斯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是这副模样,一板一眼,好像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无论春夏秋冬都裹着黑色的西服。

但没有什么比黑色更适合今天这个日子了。

莱戈拉斯踩过一地泥泞脏污的雪,走到他的身前。

加里安向他点了点头,用几乎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感谢您专程赶来。”

莱戈拉斯抿着唇,没有回话。

天太冷了,不仅冻僵了他的表情也冻僵了他的大脑。他既无法露出像往常那样或真诚或虚伪的笑容来应答,也无法稍微思考一下加里安究竟是不是正...

【瑟莱】赞我以歌 1.0

黑手党瑟x小提琴手莱

角色死亡,BE注意!BE注意!BE注意!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第一次尝试这种写法,有些担忧,总的来说是一篇十分凌乱的文章,第一章极短极短!后面的章节会越来越长的!

好久没有写瑟莱了有些小激动呢!!!


【一】


当他走过细窄巷道的时候,正午的阳光正从头顶直直地倾泻下来。

他记得这炽热阳光的温度。

因为在这漫长的岁月中,那光芒就仿佛要将地中海的海水蒸干一样炙烤着他的瞳孔。将他眼中湿润的泪水,全都蒸发成无法捕捉的水汽。

而他从来不知道,原来西西里的夏天居然会这样炎热。

无处可躲的阳光,将世界照耀得一片...

【双花】化念

【章壹】


孙哲平第一次见到叶修的时候正是深冬——那是义斩军驻地最寒冷的日子——他们驻扎在整个国家最北端的边境,这里气候寒冷,一年中只有两个月气温会微微回升。

那天大雪纷飞,他正坐在床边认真擦拭着自己的重剑,却被义斩的大将楼冠宁直接拉出了城,原因是“有位贵客到访”。

他们到达城边的时候恰巧又下起了雪,纷纷扬扬地白色涂满了城镇的每一个角落。传说中的“贵客”正抱着手斜靠在城门边上,在寒冬暴雪中只穿着薄薄的单衣,嘴上叼着长长的烟斗,撑着一把很大的伞,伞上绘着鲜艳精美的图案,漫天的雪花就窸窸窣窣地落在伞面上。

他穿着单薄的棉布衣裳站在及膝深的雪地里,微微仰头望着伞外铺天盖地的大雪...

【原创耽美】梵

听说污本企划解禁了,

发上来混个更……


——————————————————————————————


《梵》


我不知道人为什么要活着。

这世界众人芸芸而生,接踵摩肩走在长长的路上,但无人知道这路从何处起,最终又通往哪个终极。我有时站在队伍的旁边,看这些人低着头慢慢地走,他们脸上罩着同样苍白的光晕,眉眼的线条僵硬生涩。

我站在那条道路的旁边,举头眺望。我看着那不知道归处的长长的路,慢慢地垂下头来,低低哭泣。千百个人从我身边走过了,却始终悄无声息。

在那队伍无声的行进中,我最终俯下身子,跪倒在泥泞尘土里。

从此于这世间...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