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风雀】栖曙雀(片段)

嗯,赶一波七夕末班车

正在筹划风雀本,除了已经发过的文之外暂定收录两篇未发表(包括这篇《栖曙雀》在内)

所以本文在网页上暂时只会放出片段~

感谢大家对风雀的爱,看着这个TAG一路增加热度真的非常开心!七夕快乐!


——————————————————————————————


末日丧尸AU

可能涉及角色死亡


——————————————————————————————


Kiss, while your lips are still red.

While he’s still silent rest.


栖曙雀

By.源


【一...

是时候割一波千竞腿肉了!【握拳!】

【风雀】寄雪雀 7.0(完结)

【七】


他不是第一次这样走在风雪里。


弁袭君追着画眉几乎被大雪淹没的身影,一步步走在崎岖的山路上。雪下得太大,很快他的衣服就被浸湿了,山间呼啸的风又太冷,很快就将濡湿的衣角吹得硬邦邦的,在风里敲击出细微而沉闷的声响。雪花挂满了他的眉梢与睫毛,在他眼角孔雀尾羽一样的胎记旁边凝成晶莹的水珠,又沿着他的发尾结了冰,他走着走着,好像又披上了满身珠光宝气的华丽衣衫,眼旁垂着珠帘,映照着他满脸霜雪般淡漠的寂然。

他走进这场困了弁袭君一生的漫长风雪。

呼啸的风吹卷着鹅毛般的雪,翻飞着将幽深不见天日的深谷填满,如同填满他空落落的心房。而他宛如一只越冬的鸟雀,拖着华而不实...

【风雀】寄雪雀 6.0

【六】


“弁袭君”这个名字,承载着一段不可以提起的过去。


他一直都很明白这件事。


自大病中醒来之后,他忘记了自己是谁,连带着前半生所有的记忆都一并留在了病痛的黑暗中。他的身边有一位自称童仆的少年,有两只小巧可爱的异兽,他本能地觉得熟悉,却又没有半分相关的记忆。

那一天少年在他的床边抽噎不止,紧紧握着他的手不肯放开,末了,才用嘶哑的嗓音哭道:“感谢神让主人活下来……”

他茫然地想:神是什么呢?

神明究竟是什么?是否真的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而他呢?

他又是谁?是真真实实存在于此处的人吗?

他想了很久很久,直到身体慢慢康复也没有一个答...

【风雀】寄雪雀 5.0

【伍】


都是在死亡面前走过一圈的人,命运却好像格外苛待弁袭君。相比起杜舞雩只是在幽梦楼的花君手下度过一段难以忘怀的时光,他不仅丢了记忆,还把一身武功与神迹都丢了个干净,日日病骨嶙峋,几乎把汤药当饭吃。

这次他同样一病就病了许久。

杜舞雩忧心忡忡,生怕一个不注意弁袭君就咽了气,提前化身万事操心的老父亲,而且还忍辱负重,天天顶着蔽路童子刀一样的眼神和两只禘猊逮到时间就要龇开的利齿,风雨无阻地天天到弁袭君的床边报到。开始时弁袭君还会惊惶不安地拒绝,但在杜舞雩一反常态的强势下全数无效,到了后来,他甚至开始习惯在睁眼时下意识寻找杜舞雩的身影。

大多数时间杜舞雩都坐在他的床头不远处...

【风雀】寄雪雀 4.0

【肆】


《诗经》有云:“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先生的家并不在水一方,而是在村子的另一方。

七月流火,八月未央。

昨夜一晚露重风寒,麦草树梢上挂满晨露,迎着清早第一缕方从山涧深处探出的曦光,剔透明亮如一地水晶。

杜舞雩走过乡间弯弯曲曲的小路,如他往常那样,走得不快不慢,一步一步稳如泰山。而他的心却挂在初秋微凉的风里,一边听着风的絮语,一边冷冷打颤。脚下的路缓缓蔓延,仿佛永无尽头,但却又命中注定一般,停止在弁袭君的院门口。

他的心悬挂在风里,倾听着始终遗留在风中的心声。

弁袭君的院中种了数株梅树,树干枝节嶙峋,却生得十分茂盛,向青...

【风雀】寄雪雀 3.0

【叁】


谷雨过后,天气很快热了起来。

杜舞雩在自家房子后面开了两片地,种了莲藕与芋头,几场雨后很快便生出了嫩叶尖芽,绿油油的一片甚是招人喜爱。

当他还卷着衣袖扎着裤脚在泥潭里埋藕根时,弁袭君曾经路过一次。他穿着浅蓝色的布衣服,头上戴了竹编的斗笠,站在码好放在一旁等着栽的藕段旁边,十分专注地看着杜舞雩挖泥巴。

杜舞雩忙得满头大汗一身泥点,却好像开心得很,口中哼着些歌谣,和着盛夏的微风,不经意间一抬头,竟然直直地对上了弁袭君一双漂亮非常的孔雀眼。

弁袭君没想到他会抬头,杜舞雩也没想到弁袭君会在此驻足,眼神相汇时两人皆是心头一震,齐齐退了一步。弁袭君像是一只被猎人捉到行迹的...

【风雀】寄雪雀 2.0

【贰】


按照杜舞雩一开始的想法,是只在村里待上两天就再度启程,没想到离开前一时兴起,竟然迎面撞见故人——纵然那人一脸淡漠疏离,但却像一场不合时宜的雪,纷纷扬扬地充斥着杜舞雩的内心,令他觉得呼吸滞塞不已,浑身上下没一处舒坦。

杜舞雩咬牙思索了一个晚上,脑子里也不知是开了窍还是断了弦,上山去转了一圈,拖下几棵两人合抱粗的大树,外袍一脱挽起手袖,开始给自己搭房子——竟是决定就在此处安家立业了。

村中人们一听说他决定就此住下,一窝蜂地涌来帮忙,男人们同他一起垒墙刨木,女人们则七手八脚地替他编起了栅栏。就这样大家一起忙活了五六天,终究是在村边上又为杜舞雩开辟出一片小小的地,供他生活...

新年带银两去院子里看花( ´▽`)

一个人看花都是眉头紧锁,什么时候能有人陪伴呢?

【弁袭君!说你呢?!还不积极主动一点!】

【风雀】寄雪雀 1.0

两人都死里逃生设定

唉,今天也想要雀赶快告白!


——————————————————————————————


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


寄雪雀

By.源

2018/2/15


【壹】


逆海崇帆的圣裁者常说:“神垂怜,神不朽。”

杜舞雩曾经坚信,也曾经背离。但也许是上天之神真的垂怜他生前最后一次的善念,让他得以一朝死里逃生。

激战中他虽被暴雨心奴击伤心脉,却幸运地并未直接咽气,只是一时伤势过重,以致气息凝滞。后来雷关斜谷一役,意琦行、绮罗生与北狗与古陵逝烟、弁袭君激战,战中气劲波及杜舞雩,虽然令他差点遭火焚而死,...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