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前后

 

 

张新杰推开训练室的门时是早上八点三十,清透的阳光透过白色的窗帘铺满地板,在浅色的地砖上划出明明暗暗的道道光影。

房间里空空荡荡的没有人迹。

随着兴欣战胜轮回捧起冠军的奖杯,荣耀联盟第十赛季的赛程圆满落幕,各大战队也迎来了新一轮赛季到来前的短暂休整假期。

同时,夏季转会窗也即将到来。

虽然至今霸图战队仍未流露出丝毫购买意向,但现在毕竟时日还早,结果难料。虽说初出茅庐的几位小辈在比赛中发挥出色,但林敬言的退役到底造成了战队的损失。

也许俱乐部会购入某某某来填补漏洞也说不定……

张新杰一路走到自己的座位旁边,一步不多一步不少,然后他有些惊异地发现,与他的座位隔了一张桌子的地方,韩文清已经坐在电脑前了。

    这个休假中的战队队长穿着干净的队服,拉链一丝不苟地拉到最顶端,环抱双手看着电脑屏幕,表情一如既往的严肃认真。

屏幕里绚烂的光影映在他深黑的眼底。

张新杰往韩文清屏幕里看了两眼,发现那是季后赛总决赛兴欣对轮回的比赛录像。

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星期,韩文清依旧认认真真地研究着这场比赛。

人人都知道霸图的张新杰是个严谨到偏执的人,但却不是每个人都能看到韩文清如此认真细致的模样。

张新杰没有打扰韩文清,只是自己拉开凳子坐了下去,一言不发地打开电脑点进了训练程序。

跳跃、翻滚、跳跃……第一关的训练被他干脆利落地一遍通过,张新杰松开右手托了托眼镜,下意识地往韩文清那边看了一眼。

——韩文清仍然盯着屏幕,连姿势都没有变过。

张新杰几不可见地笑了笑。

带着微微湿意的暖风争先恐后地从窗子未关紧的缝隙中涌进来,扑在张新杰光裸的后颈上,不一会儿就吹出了细密的薄汗。

很安静。

也许是正值假期的缘故,训练室中的气氛褪去了平日的凝重严肃,气流随着张新杰敲打键盘的声音极富规律地起起伏伏,从一派宁静清和中透出几分难得的轻松愉悦来。

风声与键盘声交织,演奏着未命名的协奏曲。

张新杰专注地盯着电脑,按照每天的计划一点一点地训练着。他是一个很容易进入状态的人,一旦将精力集中于某件事就算对着他的耳朵吹唢呐也会被完全忽略,这种专注度让他在比赛中拥有一种惊人的冷静,而这份冷静,让他操作着他的石不转一同封神,成为了联盟最为顶尖的治疗。

然而此时此刻,他所有的精力都沉浸在训练中,这让他忽略了四周存在的一切——湿热的风,聒噪的蝉鸣,以及,来自韩文清的目光。

其实张新杰坐下没多久录像就放完了,但韩文清没有动,耳机仍然罩在耳朵上,静谧中他可以听到自己绵长的呼吸声。

张新杰的电脑比其他人的放得都要靠后些,以配合他略微前倾的坐姿。韩文清却喜欢靠后坐,挺得笔直的脊背完全贴合在坚硬的椅背上面。

两人坐姿上的微小差异,是韩文清只需稍稍将头侧出一个微小的角度,就能够看见张新杰俊秀的侧脸。

张新杰真的还是个年轻人。

韩文清打量着副队的侧颜,突然想到。

张新杰像是一块冷玉。不过是个二十多岁的年轻男孩,却没有年轻人该有的浮躁轻狂,眉梢眼角都带着他特有的凛冽锋利。

他与叶修韩文清这些从荣耀诞生就存在的人不同,没有那种宣于外表的张扬与豪气,但张新杰身上有种特别狠烈的个性,对失误与意外的容错率几乎为零,这点从他对生活滴水不漏的安排中就能看出一二。

韩文清固执,他在自己拼命的同时也用自己的标准去影响要求着别人。

张新杰也固执,但他只针对自己一个人,他用最严苛的标准规范自己,却能够轻易原谅他人的过失——即使他从来不动声色。

张新杰与韩文清最大的不同就在于此。

然而他们却在同一支队伍里找到了最适合自己的位置,一个最前一个最后,韩文清用坚持辟土封疆,而张新杰却用坚持,铸造霸图最坚强的后盾。

他用自己的严谨,填补每一个失误与漏洞。

他是霸图最坚实的依靠,这句话韩文清虽然没说过,但内心早就深以为然——因为只要石不转还站着,大漠孤烟就不曾倒下。

而现在,这个在比赛中杀伐决断的年轻人坐在电脑前面,嘴角抿成一条平直的线,眼睛里闪烁着细碎的星芒。他的黑发被细汗打湿,软绵绵地趴在额头上。

他这样年轻。

岁月还没有在他身上留下些许痕迹。

韩文清又看了张新杰一会儿,取下耳机站起身,随手掩上了窗子。

他伸手拍了拍张新杰的肩。

张新杰手一抖,石不转一头撞上了正前方的木桩。

韩文清走到门边给自己倒了杯水,回来的时候一手抬着杯子,一手拿着空调遥控器,把屋内温度调低了两度。

张新杰擦了擦手心里薄薄的汗,从屏幕后抬起头面无表情地看向他。

韩文清满心疑惑地走到他后面,一看,得了,屏幕上大大的一个“荣耀”——张新杰没有通过这一关的训练。

张新杰挑起眼角,往后斜瞄了韩文清一眼,重新点开了训练程序。

韩文清觉得自己从他脸上看出了“恼怒”两个字,只得微微撇了撇嘴角,坐回自己的座位上。

霸图战队的训练室里摆着二十台电脑,五台一列分了四列,韩文清的座位是靠窗那一列的第一个,旁边的座位没有人,然后坐着张新杰。

张新杰才到战队的时候还不是副队长,但能力出众才入战队就协助霸图夺得了冠军,俱乐部大手一挥购进了新的机器,布置出一间全新的训练室。

结果在大家闹哄哄地涌进房间挑选固定座位时,韩文清被拉开靠窗一列的座位一言不发地坐了下去,张新杰看到所有人在一瞬间收回了迈出去的脚步。

当时张新杰还是个新人,生活规律刻板,又常常绷着脸让人难以亲近,与队员们相处得并不十分顺利。他站在训练室的一角,默默看着战队里的其他人凑在一起嘀咕了一会儿并没有参与,结果五分钟后,他极其无奈被所有人一起推到了韩文清旁边。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了他一眼,戴上耳机开始了自己的训练。张新杰一个人在旁边站了好一会儿,等几乎整个战队的人都坐下后,终于伸手拉开了与韩文清隔了一台电脑的座位,直挺挺地坐了下去。

他和韩文清的座位,从那之后就再也没有改变过了。

后来他成了副队长,队里的人来了又走,一直没有人坐到他们中间的位子上。张佳乐和林敬言转会来到霸图之后,在训练室里转了一圈,双双坐到了张新杰的左边,填满了那一列靠后的两个座位。

韩文清看着自己如同被孤立出来一样的座位,笑得十分无奈。

张新杰站在他身边靠后的地方,眼底染上淡淡的笑意。

 

除了石不转,没有人有资格站在大漠孤烟背后,在他一往无前时为他守住最后的阵地;

所以除了张新杰,没有人有资格坐在韩文清身边。

 

【完】

评论
热度(23)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