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2.0

 

【章贰】

 

精灵的成长与人类不同,即使他们得长到五百岁才能称得上真正意义上的成年,但他们的身体却发育得非常迅速,三百年的时光足以让他们长到成年体型。

密林的精灵们在身体发育完全后就得开始战斗技术的学习与训练,只有王子除外。用精灵王的原话说是“王子尚且年幼,习武一事并不着急”,但瑟兰迪尔没有说出口的是——“我会保护好他的”。

众精灵们对王的想法了若指掌,于是建议王子参加训练的话题再也没有被提起过。

对于保护儿子一事瑟兰迪尔信心十足,且不说密林周边已经基本稳定,西尔凡精灵的王国已经建立并修造起了巨大的地宫,而他本身在战场上征战多年,哪怕战事再临,在征战中保护自己的儿子这点事他自信不在话下,我征战讨伐了几千年,现在难道连自己的儿子都护不住吗?

绿叶王子在国王的溺爱下可以说生活得无忧无虑,国家发生的一切坏事都与他完全绝缘。瑟兰迪尔不指望儿子继承自己的王位,毕竟他还能活上很多年,他只盼着莱戈拉斯能活得开心平安。所以打仗什么的本王亲自上就好,钱财什么的密林王国的财宝可以保证王子一世优渥不必辛劳。只可惜瑟兰迪尔正确地估算了自己的实力,却低估了儿子的好奇心。

莱戈拉斯有个从小一起长大的玩伴,西尔凡的女精灵陶瑞尔。她的父母死于战争,年龄又和莱戈拉斯相仿,早些年瑟兰迪尔怕儿子缺少同龄玩伴太过寂寞把她带进了自己的宫殿,允许她自由进出陪同莱戈拉斯玩耍。陶瑞尔无疑是一个优秀的精灵,和所有西尔凡精灵一样,她热爱森林并且勇敢善战,面容姣好而且善良坚强。她甚至分享了一部分瑟兰迪尔给予莱戈拉斯的偏爱。

在度过三百岁生日后陶瑞尔参加了箭术与格斗的训练,并且迅速地成长为一名优秀的精灵战士,成年后她加入了护卫队,为维护密林的安全而战斗着,每天早出晚归。

她所经历的一切都使莱戈拉斯十分羡慕。

在他成长的过程中,每一步都被父亲瑟兰迪尔密不透风地保护着,他不允许他离开地宫,不允许他接触一切利器,小心翼翼地生怕他受一点伤……即使到他成年之后,瑟兰迪尔依然控制着他的行踪。

莱戈拉斯想摆脱这种无微不至的照顾,却又从灵魂深处依赖着父亲。他从小到大没有一天是自己独自一人入睡,从他是个牙牙学语的婴儿到长成身形挺拔的少年精灵,每个夜晚他都与父亲相拥而眠。

他甚至没办法在没有瑟兰迪尔的地方入睡,即使是白天。

莱戈拉斯为此感到深深无力。每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精灵都在成年后离开了家,而他却仍然蜷缩在父亲的庇护下,像个永远长不大的孩子。他讨厌着如此依赖父亲的自己,而这种感觉在他成年之后变得越来越强烈。

莱戈拉斯的体内虽然流着辛达精灵的血,本身却是从小和西尔凡精灵一起生活长大,打从心底里认为自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森林精灵。他渴望着冒险,几乎是极度地渴望成为一名战士,渴望着外面的世界。所以当陶瑞尔又一次跟随队伍前往密林边缘的时候,莱戈拉斯终于向自己的好奇心屈服,偷偷跟在队伍后面溜出了地宫。在跨出大门的那一刻,父亲瑟兰迪尔的命令被他完全抛到了脑后,只剩下兴奋与好奇填满他的胸膛。

护卫队的精灵们并没有发现偷跑的王子殿下,他们互相呼喊着在林间穿梭,像一只只轻快的小鸟。在这片森林中精灵不需要骑马或借助别的什么坐骑,他们跃过树梢的速度比猿猴还要快。

莱戈拉斯远远地跟在他们身后,他从没这样自由地在林间行进过,但出色的身体素质与森林精灵的本能却驱使着他的身体。他用脚踝勾住树藤,腰部微微用力,把自己甩上高高的树冠。一只蓝色尾羽的鸟雀被他惊动,叫喊着扑腾起翅膀,擦着他的脸飞了过去。

“嘿,小鸟!”莱戈拉斯一下就被吸引住了注意力,他跃上树枝,发出一声快乐的呼喊,然后在树枝间滑行起来,紧紧追在那只鸟儿身后。蓝色的小鸟奋力钻过细密的枝叶,却发现怎么也摆脱不了身后的追击,只能发出一声悲鸣后冲上天际。

莱戈拉斯跟着它跃出树冠,站到了森林的最顶端。那一瞬间他就被眼前的美景所折服了,蓝色的小鸟立马被他忘到了脑后,此时他眼中只有绿色的山毛榉和金色的树冠连绵成海,林涛的尽头伫立着巍峨的孤山,遥遥望去能看到寂静湖面上坐落着的城镇,他的精灵之眼甚至能看到镇上的人们。

从未走出过家门的精灵王子被着美景狠狠地震惊了,他几乎不假思索地呼喊到:“Ada快看,这景色真美丽!”

然而回答他的却只有风吹树叶的飒飒声。

莱戈拉斯愣了愣,突然意识到,瑟兰迪尔并不在这里。

他矮下身,攀着树干落到地上四处望了望,后知后觉地意识到护卫队的精灵们已经不见了。刚刚追着小鸟一阵没头没脑的乱跑使他彻底失去了方向,此时此刻他彻底迷了路。

莱戈拉斯再次攀上树藤,手脚并用地爬上一棵大树的中部,寻了一根粗壮些的枝干坐了下来,转眼一看周围全是陌生的景色,心下顿时更加茫然无措。

在这之前他从来没有离开过地宫,对外面一无所知,更别提找到回家的路了。瑟兰迪尔曾经讲过的蜘蛛的故事突然从记忆深处翻涌而上,莱戈拉斯突然满脑子都是那些死于非命的精灵们的故事,蜘蛛、魔苟斯之类黑暗生物的名字在他脑中翻来覆去地响起,这一刻他实实在在地感受到了何为恐惧。

如今他切实认识到瑟兰迪尔为他提供了怎样的保护,从小到大他远离一切黑暗与伤害,迈出的每一步都处于父亲的保护中,摔倒了有人会扶起他,孤单了有人会陪伴他,这世上一切不详的东西还没有靠近就被人完全拦下,他只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往下走,有人会帮他铺平所有的道路。可笑的是他还曾经抱怨过这样的爱护。

莱戈拉斯一手挽住长藤,把自己用力蜷缩起来藏到厚密的树叶里,每一声树叶的响动都变得刺耳起来,好像有什么诡异的生物正潜伏在阴影里伺机而动。

“Ada……”他下意识地抓紧衣衫,却触到一个冰凉坚硬的东西,扯出来一看才发现是一枚银制的树叶形状的衣饰,那是瑟兰迪尔亲自给他戴上的。

他想起瑟兰迪尔说过“Ada会保护你的”,突然就没那么害怕了。

父亲会赶来的,莱格拉斯暗暗地想,一定会的。

评论
热度(118)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