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5.0

【章伍】

 

莱戈拉斯自然不知道在自己的睡梦中父亲做了一个无比艰难地决定,这个决定使得这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他们的关系变得尴尬无比,也差点间接导致了最终的分别。

在他醒来的时候瑟兰迪尔已经不见了,他既不在书房也不在酒窖,莱戈拉斯把地宫找了个遍后被管理地宫事务的精灵加里安告知,国王一大早就带着人到长湖镇去了,说是有新的生意要谈,可能要几天后才会返回地宫。

谈新的生意?无非是对我避而不见罢了……莱戈拉斯无不泄气地想到。

“还有一事,王子殿下,”加里安提醒到,“国王让您午后去训练场,芬恩诺会在那里等您。”

“我知道了,谢谢你。”莱戈拉斯挂起笑容行了个礼,即使再失落不安,身为密林王子的礼仪也不能放松。

也许有赖于昨晚的大雨,今日的密林竟显得格外静谧美丽。金黄与深绿的叶片被雨水冲刷得熠熠生辉,鲜红的果实藏在葳蕤的枝叶间隙中间,地上的卵石与苔藓都像是刻意刷洗过一样,在阳光下面倒映出几分水色。

瑟兰迪尔此时却完全没有心情欣赏美景,他实在太过困倦了。昨夜的彻夜未眠以及心底的折磨搞得他身心俱疲,疲惫之色掩盖不住地浮于表面,就连他的坐骑都担忧地回头看了他好几次,巨大的鹿角屡次心惊胆战地擦过他的鼻尖。

更别提他还得被迫讨论他现在最不想提及的话题。

“您不该这样对待您的儿子,”陶瑞尔策马走在他身侧靠后的地方,“为何您不肯先与他商量再做决定呢?”

“陶瑞尔,”瑟兰迪尔觉得自己怒火中烧,再不克制就要拔剑砍人了,“什么时候我管教儿子也变得需要你来指教?”

陶瑞尔听出了瑟兰迪尔的怒意——他已经不再介意措辞开始变得刻薄嘲讽了——即使是她也不敢在此时再去触怒国王。但她犹豫了半晌,还是又一次开了口:“您的儿子很爱您,my lord……您不该让他这样伤心……”

瑟兰迪尔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慢慢地扭头瞥了她一眼,那眼神十分轻蔑,却深沉得可怕,仿佛风暴汇集,就连他的眸色都发生了变化。他就这样定定地望着她,脸色都没有改变,可是愤怒却像有形的巨手一样扼住了她的咽喉。

那一刻陶瑞尔以为瑟兰迪尔就要怒吼出声然后削掉她的脑袋了,然而他什么都没做,只是这样看了看她,又慢慢扭回头去。

他抖了抖缰绳,自顾自地向前走去。

走了很长一段路之后,他才轻轻地,不知道到底是要说给谁听,仿佛呢喃自语一样地说到:

“我知道。”

但这份爱终究是不一样的。

陶瑞尔一直知道国王是个坏脾气,但暴怒成这样实在罕见。她一生中就见过两次,而她所不知道的是,每一次瑟兰迪尔都是真心愤怒得想要杀掉她,但每一次都是莱戈拉斯救了她。

虽然国王的愤怒也来自于莱戈拉斯。

缺少了国王的地宫显得寂静又空旷,虽然精灵们仍在来来去去欢声笑语,但总还是缺少了什么东西。

莱戈拉斯到达训练场的时候发现偌大的场地中只有芬恩诺,后者正背对着他把玩着什么东西。他心中疑惑,几步跃过栅栏走进场地。

芬恩诺转头看到他,便右手抚胸行了个礼笑道:“已经休息好了吗?王子殿下。”

“怎么只有你在这?别的精灵呢?”莱戈拉斯抬手回礼,同时询问道。

芬恩诺拍拍他的肩:“大家的训练时间都是早上,国王说你昨晚没休息好,所以让你下午再来。”

“Ada……”莱戈拉斯露出几分惊讶,“我父亲这样说的?”

“没错,”芬恩诺把手上的东西交到莱戈拉斯手里,“但是仅限今天。国王说你落下了太多课程,从明天开始早上下午都得过来上课,他希望你尽快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

他顿了顿,又说到:“国王希望你以后能够自己保护你自己。”

莱戈拉斯皱起眉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能低下头去看手上的东西——那是一柄由紫衫木制造雕刻的黑色木弓,由一整块木头削成,形状十分简洁,而且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他把这柄弓翻来覆去地看了好几遍,突然回忆起来,这是他尚在年幼的时候亲手制作的。

那时他还不到两百岁,对骁勇的弓箭手崇拜不已,所以悄悄托加里安找来木材,自己照着别的弓型一刀一刀凿刻而成,但遗憾的是这柄弓只是刚刚削出形状就被瑟兰迪尔发现了。

精灵王矮下身来抚摸儿子的额头,许诺会给他一柄最美丽的弓后,以怕他弄伤自己为由拿走了当时还粗糙不已的木弓。那已经是几百年前发生的事了,久到莱戈拉瑟自己都快忘记了它的存在,然而现在它又回到了他的手上。

与被没收时大不一样,它明显被细致地打磨过,变得精致而充满力量。弓臂上雕刻着盘曲的常春藤,每一条凹槽里都镶嵌着金色的细线,即使在阳光照射不到的阴影里也闪烁着点点金光。

“它不算长,但正好适合在丛林中使用。从今以后这就是你的弓了,千万要小心爱护它,你的生命将与它同在。”芬恩诺把箭囊交到他手上,鼓励道:“国王将它交给你,代表着他的期待。”

莱戈拉斯鼻头发酸,他一遍遍抚摸着自己的木弓,弓身上的花纹几乎烙进了他的掌心。心中巨大的酸楚将他俊美的五官全揉到了一起,他皱着鼻头,感到委屈极了:“芬恩诺,我想我并不能读懂我父亲的想法……他既然不想再亲近我,为什么还要给我做弓箭呢?

“我想不通,”他吸吸鼻子,看上去实在有些可怜:“他为什么突然变了?”

“国王希望你成长起来,”芬恩诺是看着莱戈拉斯长大的,自然看得出瑟兰迪尔态度的改变以及王子的失落,“他对你抱有极大的希望与信心。”

“是吗?”莱戈拉斯直觉并非如此,可是他一时间又想不出别的原因,只能闷闷地答道,“我觉得他并不是基于这个理由,他给我的感觉像是要抛弃我。”

芬恩诺忍不住大笑起来:“我的王子,你太依赖你的父亲了。放轻松些,莱戈拉斯,精灵到了你这个年纪早就独立了,想想陶瑞尔吧。”

“可是我们不一样!”莱戈拉斯下意识地反驳到。

“能有什么不一样?”芬恩诺大笑着走开几步:“我们赶快开始吧,你得赶快成为一个合格的战士,你的父亲会为你感到骄傲的,像每一个平凡的父亲一样。”

“可我们是不一样的……”莱戈拉斯一边想一边跟了上去,顺手把箭囊背到身后。

我和Ada和别的精灵不一样啊……

他说过会一直保护我,我也会一直在他身边啊,我们是不一样的……

可是为什么不一样,又有哪里不一样呢?莱戈拉斯自己也说不上来。

评论(3)
热度(98)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