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6.0

【章陆】

 

“王子殿下进步很大,my lord,”芬恩诺偷偷抬头看了一眼国王的神色,见他并没有不悦才继续说道:“他今早向我提出希望加入护卫队,不知您意下如何?”

瑟兰迪尔微微颔首:“你认为呢?”

芬恩诺小心翼翼地措词道:“以王子的能力足以胜任护卫队的工作。”

瑟兰迪尔沉默了一会儿,说:“让他加入陶瑞尔所在的小队,明天起由你亲自带队。”

“是。”芬恩诺连忙应道。

“还是一样的,芬恩诺,”瑟兰迪尔的声音响在他头顶,听不出明显的情绪,“对他严格点,但别让他受伤,否则你就不必回来了。”

芬恩诺深感自己摊上了一个巨大的麻烦,国王与王子间暗潮汹涌,他们这些夹在两位主角中间的近臣才最为为难。

前几天莱戈拉斯度过了自己六百岁的生日,并从父亲那里得到了两柄短刀作为礼物。

那可以说是几十年来父子两第一次如此和睦。

在莱戈拉斯开始战斗技能的训练后他已经很久没有和父亲在同一张餐桌上吃饭了,他们一个忙于训练,另一个忙于政务,卧室又相距甚远,如果不是刻意为之根本没有碰面的可能。

而瑟兰迪尔,也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温柔地与儿子说过话了。

在晚宴刚开始时,他弯下腰,把精灵打造的短刀放到儿子手上,眼神宠溺得好像能滴出水来:“生日快乐,我的儿子。”

莱戈拉斯已经四十多年没与父亲这样亲近了,下意识地接过刀然后轻声问到:“你能给我一个亲吻吗?Ada……”

这在他看来是无比自然的事,小的时候他的父亲经常亲吻他的额头给予他安慰与鼓励。然而令他没想到的是瑟兰迪尔居然一下子变了脸色,他猛然直起身子,突然就变得严肃而难以亲近起来:“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莱戈拉斯。”

莱戈拉斯意识到自己被拒绝了。

他的父亲拒绝给他一个亲吻,而且是在他的生日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他觉得难过委屈了。他不能克制地露出受伤的神色,喃喃喊道:“Ada……”

瑟兰迪尔却在这时退后了一步。

这一步仿佛拉出了一条银河的距离。

那顿饭莱戈拉斯吃得食不知味,最后回到卧室都是一脸恍然。

半夜加里安路过时发现他没睡,便走进房间坐到床边,问他怎么了。

“加里安,”莱戈拉斯手里还握着自己的生日礼物,“我长大了吗?”

“当然,我的殿下,”加里安失笑,“您已经是个合格的战士了。”

“那为什么Ada……我的父亲还是不喜欢我呢?”

加里安快被小王子的疑问逗笑了:“国王怎么可能不喜欢你?这世上不会有谁比他更珍惜你。”

他催促莱戈拉斯上床,给他拉好被子:“父亲的爱和母亲的不一样,你的父亲很爱你。”

莱戈拉斯把自己闷在被子里,声音听上去瓮声瓮气的:“我没见过我的母亲,我父亲从来不提起她。”

加里安把他从被子里挖出来,摸摸他的额头:“你的父亲曾经想给你完整的父爱与母爱,他一直很努力,也许现在他只是不再勉强自己当你的母亲了。你已经长大了,要学会体谅他。你要知道,也许他填补不了你缺失的母爱,但他也绝不会吝啬给予你父爱。”

“你确定是这样吗?”莱戈拉斯问到,“我觉得这不一样!”

“你父亲的想法如果连你都不能理解,我又怎么会懂呢?”加里安为他熄了灯,“快些休息吧,我的殿下。”

度过六百岁的莱戈拉斯不久就正式加入了护卫队,他像一个天生的战士,比谁都更敏捷更有力。他明明学习的时间不及别的精灵,却在实战中飞快地成长起来。他变得勇敢而好战,这让负责照看他的芬恩诺压力很大。

莱戈拉斯像一个辛达精灵一样拥有突出的视力与身体素质,又像一个西尔凡精灵那样好斗冲动,他仿佛不知疲倦,每一天都在森林中穿梭奔走。他对万物都充满好奇,甚至一只没见过的蝴蝶都能让他欢欣鼓舞地放声歌唱。

在这些日子里,莱戈拉斯学会了享受父亲与曾经不同的关爱方式,无忧无虑地成长着,在这些日子里他对父亲的爱丝毫不曾减少,反而因为成长而变得更加能体谅父亲的难处。他变得更加热爱和尊重他的精灵王,他几乎成了他心底所在乎的一切。

莱戈拉斯本以为会一直这样生活下去,他会永远敬爱他的父亲,直到某天深夜,他被一阵巨大噪音吵醒了。

那声音来自瑟兰迪尔的卧室,莱戈拉斯想了又想,最终还是觉得担心,便轻手轻脚地顺着墙根往父亲的房间摸去。

“My lord,”加里安的声音从瑟兰迪尔的门后传出,显然这位精灵也被国王房间里传来的响声惊动了,并比王子更早赶到国王身边,“发生了什么?”

瑟兰迪尔的床头柜被彻底掀翻了,上面的装饰散了一地,酒瓶打了个粉碎,醇香的酒液在地上蜿蜒,像鲜红的血液。瑟兰迪尔闭着眼睛靠在床头,他衣衫凌乱,脸色像纸一样惨白,看上去十分萎顿,甚至流露出几分绝望的颓唐来

加里安暗暗心惊,压着声音又追问了一遍:“My lord,这发生了什么?”

瑟兰迪尔没有睁眼,回答得气若游丝:“我做了一个梦。”

一个梦会让密林的精灵王变成这个模样?加里安不知道该怎么接话,只有沉默。他敏锐地感觉到瑟兰迪尔要对他说一件极为重要的事,这让他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

瑟兰迪尔胸膛猛烈地起伏了一下,居然慢慢笑了起来:“精灵一生,只会拥有一个爱人,他们会对自己的伴侣忠贞不二,所以失去伴侣会让他们悲痛欲绝。”

加里安小心地观察着他的脸色:“您梦到了王后吗?”

瑟兰迪尔闻言,脸上的笑意像潮水一样退了下去。

他不仅梦到了自己的妻子,他还梦到了自己的儿子。

他梦到自己把小精灵压在林地上亲吻,他闭着眼由着自己从眉心吻到唇边,他美丽的面孔上闪耀着阿门洲的光辉。然后下一秒,他梦到妻子站在自己对面,露出伤心欲绝的表情,她声泪俱下地指责他:“你不是承诺过爱我吗?为什么还能爱上其他人?”

“你怎么能背叛我?”

“你怎么能爱上自己的儿子?”

她曾经那样高贵那样美丽,现在却歇斯底里又满脸绝望。

瑟兰迪尔无言以对,只想逃跑。然而他转过身,却看到莱戈拉斯站在自己身后,脸上满是痛恨与屈辱:“你难道不是我的父亲吗?你怎么可以爱上我?怎么能背叛我的母亲?你如此肮脏,凭什么亲吻我?”

他一边问,被他亲吻过的皮肤一边一片片剥落下来,露出鲜血淋漓的血管经脉。他美丽的好像月光一样的儿子变得那样可怖,这些全都是他的错。

他问:“你为什么背叛我的母亲?”

问:“你凭什么做我的父亲?”

字字血泪。

这个梦是一个预兆,是一个诅咒的恶兆。

瑟兰迪尔深深吸气,觉得自己仍然陷在梦中不可自拔。从他认识到自己感情的那天起这种巨大的内疚与负罪感就在没日没夜地折磨他,但他没办法告诉任何人,他的罪恶与爱都走投无路。

他在这种巨大的绝望中苦苦挣扎,最后却只能硬是做出漫不经心的表情,硬是压下声音中所有的哽咽和痛楚,仿佛寻求谅解一样地问到:

“那如果有一个精灵,有了第二个爱人……他会受到诅咒吗?”

加里安瞪大了双眼,差点被国王的问题活活吓死。

而莱戈拉斯站在父亲门外,如遭雷劈。

 

评论(17)
热度(116)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