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11.0

【章拾壹】

 

到达登丹部落所在的草原花费的时间远远超出莱戈拉斯的想象。在这次远行之前他从未出过远门,而且他的内心深处又对世间万物都充满了好奇,一路上遇到的村庄,地平线上坐落着的小小森林,都能轻易地吸引住他的注意,使他偏离预定的线路并情不自禁地久久驻足观赏。

在这段时光中,他听遍山风与河流的歌唱,攀过高高低低的树枝与山峦。有些时候他经过人类的村庄,年轻的少女们会跟在他的马后奔跑。她们挥动着双臂,脸庞在阳光下绽放着玫瑰花一样的光泽,她们的声音像动听的夜莺啼叫:

“远方的客人你来自何处?又要往何方去?”

于是莱戈拉斯只能勒马停住。他脱去遮盖面容的兜帽,露出比阳光还要耀眼的金发,低下头来答道:“我名叫莱戈拉斯,是幽暗密林的精灵王,瑟兰迪尔之子。我要前往北方的草原,去寻找登丹人的部落。”

“去登丹人的部落仍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少女们簇拥着莱戈拉斯的白马,她们叽叽喳喳像丛林中争鸣的鸟雀,“请您今晚暂且住下吧!一边休息一边向我们讲述您的故事。”

莱戈拉斯没法拒绝姑娘们的邀请,只能留宿在村庄中。她们为他带来食物与水,为他准备舒适的床铺,却只要求一个故事作为回报。

她们与他一起坐在篝火边,缠着要他讲述在密林中的生活。莱戈拉斯并不讨厌她们,因为她们那样纯真也那样美丽。

拂晓之时他牵马离开,晨曦中他发现有个姑娘正等在村口。她眼睛有些发红,看起来像是在村口等了一整夜。

“我知道您会不辞而别,密林的王子。”她迎上来,嗓音里仿佛带着干哑的风。

莱戈拉斯停下马,疑惑地注视着她。

她在这坦率直白的目光中涨红了脸,将一件斗篷双手捧到莱戈拉斯面前:“请您带上这件斗篷,愿我的爱能一直伴随着您。”

莱戈拉斯愣愣接过,后知后觉地想到应该道谢,却突然发现自己连这姑娘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晨光中的女孩却在此时扬起微笑。她一边后退一边说道:“祝您一路平安。”等莱戈拉斯回过神,她已经消失在金色的朝阳中了。

莱戈拉斯裹上斗篷,芬芳的松针香气充斥着他的鼻腔。他回想起那些围坐在篝火边上的姑娘,她们的脸庞在火光中显得明艳光亮,动人无比。

但是她们终将逝去。

几十年后,一百年后,她们年轻的外表都会化作尘土,她们的笑声和故事都会变成遗迹。她们都会死去。

甚至等不到他再次路过此地。

她们现在所怀抱的,对莱戈拉斯真挚热忱的喜爱,也会在时间的冲洗中变得苍白无力。她们曾经那样地爱慕他,然而还没等到他回应,她们就已经化作了清风泉水,连影子都消失无迹。

在精灵的生命面前,一切都太过短暂。

我们要花几千年来相爱,莱戈拉斯心想,这些女孩为什么能在一夜间就确定自己喜欢我呢?她们的感情是真的吗?我们就此一别便不会再相见,她会在这种思念与痛苦中走完一生吗?为什么?

在经历过几次分别之后,莱戈拉斯竟隐隐约约地理解了父亲曾经说过的话。

瑟兰迪尔曾经暴怒地斥责过陶瑞尔。他说矮人都会死去,几十年,或者一百年,他们都是凡人;他说你认为这就是爱情?你想为之去死?

他那么愤怒那么刻薄,连陶瑞尔都吓得大惊失色。

他之所以这样,是不是因为早就知道送别爱人的痛苦?是不是因为知道这份建立在不同长度上的爱情终将悲剧收场?

是不是只是不想自己疼爱的孩子承受苦痛?

我的父亲真是不善言辞,莱戈拉斯打马走过宽阔的草原时,漫无目的地这样想到。

有的时候你生活的时间维度太长,就会忘记别人的时间和自己不同。莱戈拉斯从小生活在与世隔绝的森林里,几乎没和别的种族交流过,等他慢悠悠地想起人类的生命长度与精灵不同,时间已经兜兜转转过去了四十多年。四十年在精灵看来只是转眼一瞬,但对于人类,却已经是大半辈子的长度了。

所以当他打马奔向北方草原时,甚至已经在心里做好见到一个老头子的准备了。

草原上的日出和森林完全不同。密林的每天早上都是一样,晨曦被树冠筛成一缕一缕的金光,像流水一样从树枝叶缝中倾淌而下,从乳白色的淡晕渐渐变成灿金的光束,把每一片树叶都镀上一层金色的光影。等到林中的鸟雀全都叽叽喳喳唱起歌来,密林的早晨才算是真正到来。

而草原不同,几片金光爬出遥远的地平线,天空从深沉的黛黑过渡到花青,再到绛紫、曙红,最后走过藤黄浅粉,跃入一片鱼肚白。然后几息之间,鲜红的太阳爬上地面,挣扎两下猛地一跳,一鼓作气跃上高空,滚烫的阳光如同绝提的江水,刹那间卷席整片草原,壮阔奔腾不可一世。

无论看上多少次,莱戈拉斯仍会为了这景色而感叹不已。跨下的白马似乎也被他的情绪感染,摆摆鬃毛发出低低的嘶鸣。

莱戈拉斯拍拍它的头,正想俯下身去和它说上几句,却听到参差的蹄声朝着自己的方向而来。他抬起头,微微拉紧缰绳,望向远处的小丘。

那里涌动着金色的阳光。

然后,突然一只羚羊跃进了他的视线。它在小丘顶上原地踏了两下蹄,发出一声鸣叫后狂奔起来,方向直冲莱戈拉斯。

随后十多名骑手接连出现,为首的那个人手持弓箭,一马当先追在羚羊身后。他们互相叫喊着,马蹄声混乱又激昂。

莱戈拉斯拉着马绳静静看了一会儿,就在羚羊即将冲过他的面前时他突然猛抖缰绳。白马嘶鸣一声,带着他狂奔起来。

莱戈拉斯松开绳子,一手握住了自己的弓箭。他俯在马耳边说到:“跑起来,我的朋友,到他们身后去。”

于是他的马儿再次长鸣,撒开四蹄绕过追击而来的人群,画出一个半圆绕到猎手们身后。莱戈拉斯抽出一支箭,然后搭弓拉弦,即使在颠簸的马背上他的动作也丝毫不乱。

他微抿双唇,手中长箭激射而出,带着凛冽的风声擦过领头人的耳边,随后“倏”的一声刺入羚羊后脑,干净利落地整支没入。羚羊还没来得及哀鸣就栽倒在地,随着巨大的冲力惯性翻滚几圈,彻底没了声息。

骑手们没有对猎物被抢感到沮丧,反而欢呼起来。他们打马围着羚羊小跑几圈,然后纷纷跳下马背,拿出工具搭起了帐篷——他们已经连续赶了几天几夜的路程,今晚他们将在此处驻扎下来。

他们沉浸在获得猎物的喜悦中,只有为首的男子下马后来到了莱戈拉斯面前。

他递上从羚羊身上取下的箭簇,道:“这是来自精灵的弓箭。谢谢你的帮助,朋友。”他说的是精灵的语言,而且发音十分标准,像林间缓缓流淌的暗河。

莱戈拉斯取回自己的箭,抚心行礼道:“不用谢。我是幽暗密林的精灵王瑟兰迪尔之子,名为莱戈拉斯,我到北方草原寻找登丹人的部落。”

男子也回以标准的精灵礼仪,并说:“我能够为你做些什么?”

“我要寻找被称为‘神行客’的草原游侠,”莱戈拉斯说,“你能告诉我他在哪吗?”

男子流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他看了莱戈拉斯好半天才问:“你找他有什么事?”

莱戈拉斯摇摇头:“我也希望在遇到他后我能得到答案。”

然后那男子露出了一个微笑。他向莱戈拉斯又行了一次礼,瞳孔在阳光照射下折射出琥珀色的光:“你已经找到他了。”

莱戈拉斯睁大了眼。

“你好,莱戈拉斯,瑟兰迪尔之子,”男子慢慢地笑了起来,“我是阿拉贡,阿拉松之子,我就是你要找的人。”

评论(9)
热度(121)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