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14.0

【章拾肆】

 

当天晚上的宴会十分盛大。为了欢迎数十年未曾回家的王子,也为了驱散经年不息的战乱所带来的压抑,密林的精灵们拿出了几百年来最高涨的兴致。

宴会的长桌排列着放在森林里,国王瑟兰迪尔也慷慨地敞开了自己的酒窖,一桶桶美酒被搬上餐桌,水晶酒杯叠放成一座小山。

成百上千的白色绿色宝石挂在树梢,相互碰撞着放出泠泠声响。灯光火光折射照映下似乎漫天满地都是星辰碎屑,零零星星地织了锦,如同浮在夜空的水纹,晃得人两眼发花。这些宝石都来自瑟兰迪尔的宝库,负责装饰的精灵们在宴会结束会将它们回收,并保证它们一颗不少。

瑟兰迪尔坐在长桌的最上头,端着酒杯默然微笑。他的脸上一派平静,任谁都找不出丝毫破绽。好像他的悲伤是假,快乐也是假。

而莱戈拉斯坐在他旁边的座位上,正望着杯中的酒发呆。

那确实是百年难见的美酒。金黄的酒液缓缓打着颤,荡出细小的涟漪,它在暖黄的灯光中泛着淡淡的光,拿到手中却是透骨的冰凉。琥珀一样的色泽,黄金一样的微光,就像一面晶莹之镜,比歌谣中的金色洛瑞恩还要美丽动人。

那金色是那样美丽,温柔纯净,就连他都要一口气溺死在这金色的天地中了。

莱戈拉斯叹了口气,仰头灌下一口纯酿。

他不知自己是何时醉去的,也不知自己是何时醒来的。

在幽深梦中,他梦到自己还是当年那小小的精灵,站直身子都不及父亲膝盖高,瑟兰迪尔每次同他说话,都只能拉着衣服的长摆蹲下身来。那个时候无论吃饭睡觉,亦或是办公开会,他都跟在父亲身边,怯怯地把脸藏在瑟兰迪尔的衣裙里,小手死死拽着父亲的衣角。

那个时候他们几乎形影不离。

莱戈拉斯生日的时候总是会收到父亲的礼物,即使他成年之后也一年不断。有一年生日,在莱戈拉斯记忆已经模糊不清的时候,瑟兰迪尔曾向他询问道:“莱戈拉斯,今年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礼物?”

他歪着头问:“什么都可以?”

瑟兰迪尔摸摸他的头顶,笑道:“什么都可以。你是我的孩子,我会给你一切你想要的。”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好像盛放着一整个宇宙。

莱戈拉斯梦得那么沉,他的梦又那么美,以至于他醒来之后,仍以为自己在梦里。

周围的精灵们仍在欢声笑语,却仿佛距离他千里万里。瑟兰迪尔正站在他的面前,手中握着酒杯,低下头默默凝视儿子的睡颜。

莱戈拉斯抬头的那一瞬间分明看到有微亮的光芒从他眼底滑过,那片灰蓝色的瞳孔里闪烁着游离不定的光屑,一如曾经他看到过的宇宙乾坤。

好像还在梦中一样,莱戈拉斯愣愣地笑起来:“您会给我一切我想要的么,Ada……”

瑟兰迪尔微微挑起了眉,随后叹息一般地回到:“是的。”

“那么,”莱戈拉斯站起来,微微向前倾倒身子,几乎凑到了父亲面前,“您能给我一个吻吗?”如果您什么都能给我的话,能给我您的爱吗?

“您能给我一个吻吗?”他这样重复到,每一个字都带着小心翼翼的希冀。这一刻他忘记了一切,仿佛还是当年那个小小的孩子,仰着头凝视自己高大的父亲,满眼丝毫不加掩盖的爱慕渴望。

莱戈拉斯这样半仰着头,宝石折射后支离破碎的光芒落在他的额头上他的眼睛里,汇成色泽清丽澄澈的莹白与蓝,像是悬在半空中的溪流,过滤了阳光后只洒下最纯净最美丽的七色光影。

他眼中的倾慕是那样明显。他那么真诚那么坦率,丝毫不扭捏作态,这份存于他心中的爱那么干净那么珍贵,却令瑟兰迪尔止不住地疼痛起来。

他不知道是哪一步走错了。

他的孩子仍然太稚嫩太青涩,他经历的太少也接触的太少,甚至分不清何为亲情何为爱情。瑟兰迪尔深知在莱戈拉斯几百年的生命中自己占据了最多的时间与空间,他的孩子也许错将这份熟悉与重视当做了爱情。

那双眼睛是那么美丽,瑟兰迪尔几乎都要低下头去亲吻他了,可脑海中残存的理智却嘶吼着你得阻止他——阻止他再将这份感情揣在怀中,阻止他再将错的爱情倾注在父亲身上。

在莱戈拉斯因这份错误的感情受到更大的伤害之前,他得阻止他拒绝他,告诉他这是错误的,因为他自己已经为之付出了代价。

天知道他有多么地想顺从自己的心意,天知道他有多么地想亲吻拥抱自己的孩子,天知道他有多么地不想让莱戈拉斯伤心难过,如果可以他宁愿此时此刻就失去他的声音,这样他就不必说出下面这些违心之论。

瑟兰迪尔静静地站立着,脸色无悲无怒。他说:

“莱戈拉斯,我是你的父亲。”

简简单单的一句话,没有多余的修饰没有起伏的语调,简短得无法被曲解出歧义,既是提醒莱戈拉斯又是提醒他自己。

接着莱戈拉斯蓦然变了脸色。他瞪大了双眼,随后猛地移开视线,一呼一吸间他的脸色变得煞白,有那么一瞬间瑟兰迪尔以为他就要哭出来了。

然而莱戈拉斯却咬紧了下唇,慢慢地收起了脸上惊慌失措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度的懊恼与失望。

他眼神游移不定,最后还是鼓起勇气看向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看到一片深沉的蓝色,仿佛他在那犹豫之间下定了某种决定,从新变得坚强而有力。

“对不起。”莱戈拉斯笑了笑,转身离开宴会。

歌舞声仍然不停,没有人注意到发生在国王父子间的这小小一幕插曲,也没有人知道刹那间两人心中心思已走过百转千回,最终归于无声,谁也寻不到踪迹了。

莱戈拉斯走过林间小道时遇上了陶瑞尔。后者背靠在高大的杉树上,望着天空出神,见到莱戈拉斯,她便露出几分笑意,怀念一般地说到:“你还记得吗?星光宴会和焰月……”那是曾经她在牢门外面,同她所深爱的人说起的话题。

“那时候……你知道我在那里。”莱戈拉斯走过去,靠到她身旁。

陶瑞尔挑了挑眉毛,露出几分狡黠的笑意,这一刻她好像又回到了从前,变得率性而又可爱。

莱戈拉斯看着她,终于如释重负地笑了起来。他抱着手,学着陶瑞尔的模样去看远在天际的星星,突然说道:“我差点犯了错。”

陶瑞尔扭过头,问:“怎么了?”

莱戈拉斯耸耸肩:“没什么大不了的,下次不会再犯了。”

他不该那样冲动,不该希冀错误的东西,那些话说出来会让父亲难堪,让人听去了会让父亲受辱。此时此刻他拥抱于怀中的感情是错误的,他不该任其生长。

从此之后,即使痛苦也要忘记。

 

评论(2)
热度(100)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