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19.0

【章拾玖】

 

在幽谷居住总是使人忘记时间,但不知不觉中温暖的日子已经渐渐过去,连天的阴冷使人心情低落。在等待出发的最后几天里,每一位成员都显得郁郁寡欢,因为他们都深知,如果这趟征途以失败告终,光明将从大地上消失,唯有黑暗与邪恶潜滋暗长。

远征队出发的前一天晚上,莱戈拉斯独自在瑞文戴尔的花园中徜徉往复,他是远征队中唯一不应天气阴冷而感到心中郁结的成员。作为精灵他并不需要长时间的睡眠和休息,这让他有更多的时日来沉思静想,怀念从前无忧无虑的日子以及思考往后的方向。时节已近深冬,十一月带走了最后的秋意,而十二月也正在过去,从北方吹来的风中夹杂着冬雪的寒意,偶尔就连瑞文戴尔都会飘下几片轻雪。

早上林谷下了一场不大不小的雪,薄薄地落了一地,甚至没不过霍比特人的脚背。精灵领主格洛芬德尔正靠在柱子边上赏雪,看到莱戈拉斯,就慢慢地说了一句:“往年我们从来见不到雪花。”

莱戈拉斯走到他的身边,发现他正端详着一株玫瑰,它火红的花瓣上凝着晶莹的冰霜,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格洛芬德尔动作轻盈地抚摸过它的花叶,霜雪在他的体温熨烫下化作水滴,湿漉漉地挂在指尖。“可怜的孩子,”格洛芬德尔叹道,“它们从未经历过这么寒冷的冬天。幽谷受埃尔隆德力量的庇护,四季如春,常年远离纷扰,它本该永远如此……”

他这样说着,眼睛里开始染上哀伤:“然而邪恶之力被带至此处,黑暗再度降临到中洲土地,精灵的力量已经开始逝去,我们漫长却也脆弱的生命经不起战乱的二度洗礼。战火即将再燃。精灵、人类、以及中洲土地上所有的自由之士,都将为这次战役付出血与泪的代价。”

“我这样抗拒战争,”格洛芬德尔微微侧过身,莱戈拉斯敏锐地发现他眼中闪着泪光,“因为它曾让我失去了很多——族人、朋友、还有我自己的生命……它很残酷也很悲伤,原谅我想不出更恶毒的词语来诅咒它的发生……我们的生命很漫长,可它同样也很脆弱,我不能再失去更多了……”他仍然年轻俊美,可他的心脏早已布满褶皱。

“可这是我们该做的,我们是这世界的一部分。”身高上的差距让莱戈拉斯微微仰起头,专注地注视着这位大名鼎鼎的精灵领主——他看上去年轻又矫健,双眼里星辰璀璨,双手之中仿佛紧握刀剑。

他曾经听过格洛芬德尔的故事,也曾感叹于他独身一人迎战炎魔的坚强无畏,他在这位精灵面前,只是一个没经历过动荡的孩子。但他仍挺直了脊背,不卑不亢:“我的父亲正身处沙场,他没有梵拉的庇护,也没有能依靠的魔戒。他也曾在战场上失去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他的父亲、他的妻子、还有他所深爱的臣民……可他从来不曾畏惧过。”

他神色坚定不移,仿佛一瞬间褪去所有柔软随和,王袍加身,看上去就像一个不逊于他父亲的年轻国王。

莱戈拉斯一字一句地说到:“明日我将护戒远征,踏上危机四伏的道路,但我的心中并没有分毫的恐惧畏缩,因为这片土地上仍有我深爱之物存在,我愿为其付出生命,至死不息……”

他这样说着,眼角突然流露出笑意:“太阳每天都会升起,我们每天都还有新的希望。”

“你说的没错,瑟兰迪尔之子,”格洛芬德尔露出一个极淡的微笑,同时掩去了他眼睛里的水光,“你同你的父亲一样,拥有着勇敢无畏的灵魂。”

“请原谅我,我不该气馁,也不该失去勇气,”他将手搭上莱戈拉斯的肩膀,眼中光华粲然,“你让我想起我曾经的朋友,他和你拥有同样的名字,是一位优秀的弓箭手。他随我一同踏上战场,支撑我也鼓励我,他就如同你一般时时快乐而心怀勇敢,是我肝胆相照的朋友与……”

说到这,格洛芬德尔停下了声音。他深深呼吸两下,才又说到:“但属于他的星辰已经陨落,战争与死亡促使我们分离……我往生后等待了他很久,至今他仍杳无音讯,这漫长的等待几乎使我绝望。可你说的没错,我还保有希望。”

他大笑着说到:“听着莱戈拉斯,我觉得你该去找找爱斯泰尔(注1),和他谈谈你的‘希望论’!”

莱戈拉斯闻言也笑了起来:“你说阿拉贡,我正要去找他呢!我们得商量一下明天出发的事宜,你可知道他现在何处?”

“这你可问对人了!”格洛芬德尔四处看了看,压低了声音:“他往林谷后方的花园去了,你可以现在去找他。但记住一点,放轻你的脚步,别惊动了天上的星星。”

莱戈拉斯望着他眼中真诚的光,觉得心中微微发毛。

然后等他看到满地月光中相互依偎的一对璧人时,在红透耳尖的同时心中咬牙切齿,发誓再也不会相信格洛芬德尔“真诚的眼神”。

阿拉贡与埃尔隆德之女阿尔温正站在庭院中央,他们紧握着彼此的手静默而立,幽深的树影被银白的月光投射到他们脚下,像蜿蜒在深水中葳蕤的水草。他们相互依偎支撑,仿佛呼吸和心跳都有着同样的频率。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长庚星垂下眼帘,唇边笑意如水澄澈温柔。她的声音很轻,和在月光中就像婉转啼鸣的夜莺。

阿拉贡背对着莱戈拉斯,但他可以想象那双眼中必定盛满温柔,像是他声音中掩不住的深情,如流水,如月光:“你说你愿意放弃精灵的永生,把心交付于我……”

“我心依旧。”阿尔温端详过阿拉贡脸上的每一条轮廓,眼中星光粲然,“我宁愿与你共度一世,也不愿独自一人长此久生……

“我选择凡人的生活,”她的声音那样轻柔,风一吹就打散在盘旋着的微风里,然而每一个字却有如山脉沉重——因为经历了风霜雨打,经历了长久思虑,被赋予了生命中最深沉的感情,“这是我的选择,亦是吾心所属……”

随后在他们的亲吻中,山河寂静。

阿拉贡离去后,阿尔温在原地静默许久,直到月亮攀过最高的枝头,她才慢慢开口:“请出来吧,不请自来的客人。”

莱戈拉斯从树后走出,面红耳赤:“原谅我,my lady,我无意打扰……”

阿尔温笑了笑,不恼不怒。她月色一样清透深长的目光落在莱戈拉斯身上,好像在一瞬间就看透了他的心。

“你满腹疑问,希望我能为你解忧。”她远比莱戈拉斯活得更久,也更为睿智,此刻她微笑着提出的建议让人无法拒绝。

莱戈拉斯想了半天,问:“您爱他么?”

阿尔温微微惊讶,随后笑了起来:“是的。”

“可是他是个凡人。”

“我知道。”

“这份爱会走向悲伤,它终将以伤痛结尾,”莱戈拉斯不解其意地提高了语调,他是那么困惑,急于寻求答案,“不久之后他就会死去,只有悲伤与绝望遗留给你。”

“我知道,”阿尔温仍然微笑,平静得仿佛能包容时间与万物,“在我决定爱他的那一刻起,就看到了这份结果。”

“我不能懂得……”莱戈拉斯仓惶说到,在阿尔温平和的目光下他心中恍如雷击。他试图追问原因却深知不用,因为一切都已经明了。

“我不能懂得啊……”他在疑惑与不安中彷徨不定,像个不谙世事的孩童,“你仍然选择了伤痛。”

阿尔温伸手抚摸过莱戈拉斯的额角,那份轻柔的温度恰到好处地安抚了他的心灵,他抬起头来,重复道:

“但是你仍然选择了伤痛……”

阿尔温摇摇头。

她亲吻过莱戈拉斯的眉心,脸上好像闪耀着阿门洲的光辉。这一刻她站在月光下,肩上仿佛披盖银纱。她的双眸如同晴朗的黄昏,好像一位来自遥远海边的神祇,最柔弱娇美也最坚强无畏:

“我选择‘爱’。

“如果保有爱恋需要付出代价,我愿为它付出一切,哪怕生命。”她问,“我的殿下,你可拥有这样一个人?”

莱戈拉斯注视着她眼中自己的倒影,仿佛看到了远方的森林,他的家乡在那,他的爱也在那。如果他能意识到就会发现此刻他的表情有多么温柔缱绻,如同三月春风,柔和温暖,纯洁珍重:

“是的,我已将我的心托付于他。”

 

为何爱会带来伤痛?

因为它出自真心。

 

注1:阿拉贡被埃尔隆德收养时,埃尔隆德为他取名“爱斯泰尔”,精灵语,意为“希望”。

 

评论(4)
热度(105)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