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魔戒/霍比特人】情话(瑟莱)番外1.0

【番外一·世界】

 

精灵寿命之长众所周知,所以生日这种日子就显得不是那么重要了。但在莱戈拉斯有明确记忆以来,他的生日宴会总是办得十分盛大,每一位林地王国的精灵都会参加这场晚宴,为他们深爱的王子献上祝福。但莱戈拉斯的生日宴会其实并严格不是按一年一次举办,至少在他成年之后,这场庆祝就变成了五十年一次。

关于每年所得到的生日礼物,虽然他总说自己记不太清楚,但其实每一件都得到了主人悉心的保管与照料,因为它们都来自于他的父亲——精灵国王瑟兰迪尔。

莱戈拉斯得到的第一件像样的生日礼物,是一只装满古老银币的玻璃罐子。镌刻着繁复花纹的银色钱币在摇晃中把瓶壁撞得“叮叮当当”响个不停,像极了森林中刚刚破冰的小溪。

尚且年幼的绿叶王子欢天喜地地接过瓶子,对着阳光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后,脸上的欢喜令瑟兰迪尔都情不自禁地微笑起来。

那些年他仍未走出丧妻之痛,每天每夜地思念着妻子,又得分神照顾儿子建设国家,整个人早已身心俱疲,就连莱戈拉斯的礼物都是前一天晚上现准备的。

他没想到莱戈拉斯会这样喜欢这个简朴的礼物,看到儿子爱不释手的模样瑟兰迪尔有些微微的心酸。他笼着衣服长长的裙边蹲下来,端详着儿子软绵绵的小脸:“看来我的礼物你很满意,我的孩子。”

“是的,Ada,”莱戈拉斯费力地抱着那只沉重的罐子,脸上的笑容藏都藏不住,“我很喜欢。”

“为什么?”瑟兰迪尔摸摸他的头顶,对他的回答疑惑不解,“它并不名贵。”

“因为是您把它给予了我,Ada。”莱戈拉斯这样答道,同时把罐子又抱紧了几分,他纯净的眼中有着瑟兰迪尔未曾遇见过的宇宙。

瑟兰迪尔长久地注视着自己的孩子,那一刻他的心灵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平静,仿佛一切伤痛都被安慰抚平。

我的孩子有一双美丽的眼睛,他想,只要看着它们,你就会得到原谅。

自此之后瑟兰迪尔便总是为莱戈拉斯带回各种各样的礼物。每当他从森林中返回宫殿,莱戈拉斯总会站在长长的阶梯尽头迎接他回家,而他则常常蹲下身来,从怀中摸出各种各样的“宝物”塞进莱戈拉斯手中。

有带着可爱斑纹的蓝色卵石,有一半鲜红一半苍翠的宽大树叶,有失去主人的精致鸟巢,还有,一枚银制的,精灵打造的树叶状衣饰——瑟兰迪尔亲手将它挂上莱戈拉斯的脖子,然后俯下身亲吻他的额头:

“这是你的礼物,我亲爱的莱戈拉斯,”他如是说到:“愿它保佑你一生快乐无忧。”

那时候莱戈拉斯总是仰望着自己高大高贵宛如天神的父亲,却从来没有听懂过他语中的深意。

而瑟兰迪尔印在他额头的轻吻,则像是一簇火焰,温暖着莱戈拉斯童年的每一个冬天。

在成年之后,莱戈拉斯每每回忆童年,总会想起瑟兰迪尔仿佛跳跃着光之精灵的美丽金发、瑟兰迪尔蕴藏着海洋的平静双眼、瑟兰迪尔温柔深沉的歌声、瑟兰迪尔拥抱他的双臂、瑟兰迪尔赐予他的亲吻、瑟兰迪尔轻淡却温和的笑容、瑟兰迪尔所拥有的一切……那些属于瑟兰迪尔的东西,都如同冬日里温暖和煦的阳光,给莱戈拉斯缺少母亲陪伴的幼年时光里的所有场景都镀上了一层金边,炙热了他们分别之后每一个寒冷的夜晚。

瑟兰迪尔不仅是他的父亲,更是他的一切。

每到睡前,莱戈拉斯总会扯住瑟兰迪尔的衣角不肯入睡,吞吞吐吐地要求一个睡前故事。瑟兰迪尔便会轻笑着为他拉好被子,用吟诗一般的声音为他讲述一个美丽的中土世界。

说实话瑟兰迪尔并不擅长于讲故事,他的叙述平白而缺乏修饰,但莱戈拉斯总是听得津津有味,这点连加里安都啧啧称奇。

瑟兰迪尔会讲起远古时期精灵们的故事,他还曾说起过露西安与贝伦的故事,有些时候他又会讲述矮人与精灵的世代恩怨,还有些时候,他会说起西方的人类,说起人类与精灵的最后同盟……那些天马行空的故事在莱戈拉斯听来如此离奇,可瑟兰迪尔的眼中却总闪烁着追忆的光芒,他用充满怀念的语气慢慢叙说那些美丽的故事,就如同他真的亲身经历一般。然后那些怀念总会转化为沉痛的悲切,最后归于无声。

最后的最后,他总会俯下身去亲吻莱戈拉斯的额头,静静笑道:

“晚安,我亲爱的莱戈拉斯,愿你一夜好梦。”

他湛蓝的瞳孔中跳动着夜灯橙色的光,像是某种变了质却还不肯熄灭的火焰。

有的时候莱戈拉斯从睡梦中惊醒,会发现父亲并不在身旁。如果这时他偷偷遛上宫殿高处的平台,便会听到瑟兰迪尔在夜风中吟唱辛达族精灵的歌谣,那优美的语言如同一条宽广而无声的河流,缓缓流过大地,滋润万物,哺育生命。

瑟兰迪尔闭着眼站在阳台上,洁白纯粹的光芒在他白皙的额头上跳跃不停,汇聚成银色的华丽王冠——无边的星辰光芒为他加冕。

大都数时候瑟兰迪尔都会发现莱戈拉斯。他总是突然睁开眼来,却并不责备莱戈拉斯深夜未眠,只是冲他招手微笑:“到这里来。”

偷看被发现的莱戈拉斯便捏着衣角走上前去,站到父亲身侧,踮起脚尖越过栏杆去眺望远处的夜景——那是一幅由深蓝与黑交织而成的油画,零星的光影明灭不息。

瑟兰迪尔伸出一只手搭在他的肩上,微笑着望向天幕。

“您在看什么?”莱戈拉斯握住肩上温热的手,低声询问。

“我在看星星,莱戈拉斯……” 瑟兰迪尔轻轻回握着他,声音混合在夜风里:“我看到陨落的星辰将微弱的光芒投向大海,它走过笔直的航道,沿着彩虹搭成的通天之桥不断前进,最后,获得了在世界尽头再次升起的权与力……我看到遥远的殿堂,我爱的人正在那里沉睡,平静而安详……”

瑟兰迪尔低下头来,眉宇间堆满笑意:

“我看到了你,我的孩子。”

莱戈拉斯凝视着父亲美丽的蓝色眼睛,突然发现里面似乎藏着一个他未曾见过的宇宙,他从中看到了河流与海洋,大地与星空,火焰与轻雪……

而这一次,他看到了星河——倒映在瑟兰迪尔眼中,无边无际的粼粼星光河流。

他想起加里安曾经说起过的故事——在生意盎然的森林中,古老的树木互相倾听交谈,轻盈的精灵在林中穿梭不停,他们一边行进一边放声歌唱,用轻松欢快的歌声赞颂着森林,以及森林深处居住着的最伟大的王……

这是他的父亲,莱戈拉斯抿紧双唇想到,这是他的国王。

这是他的一切。

——完——

评论(13)
热度(144)
  1. 白水行景深之源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杏的粮仓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