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瑟莱】Haven(避风港)1.0

瑟莱cp向,前世今生梗+人鱼梗……

努力不ooc,但是感觉已经失败了……

———————————————————————————————

感谢你,赐我欢喜无限。

 

避风港

By.阿源

2015/3/13

【章壹】

 

阿拉贡找到瑟兰迪尔的时候后者正靠在船舷上晒太阳,金色的短发在风中微微飘动,整个人都像是笼着一层金光。

他走上前去,把手中的咖啡递给瑟兰迪尔,靠到另一侧的栏杆上,问到:“前两天的考察,进展如何?”

瑟兰迪尔从墨镜后面瞥了阿拉贡一眼,即使是在放松躲懒的时候他的脊背仍然挺得笔直,透露出几分不近人情的矜贵来。他浅啜一口咖啡,摆摆手答道:“没有什么好消息,巨藻林的面积比去年减少了约四分之一,海胆和海星的数量也同样减少了许多。半个月内我们进行了八次水下拍摄,居然都没有见到葵花海星的影子。”

“这确实不是什么好消息,”阿拉贡把玩着手中海星状的吊坠,为了方便行动他半长的棕色卷发被束在脑后,露出高挺的眉骨与深邃的眼窝,“这种棘皮类动物曾经是那片温带海域最常见的居民。”

他换了个姿势,斜靠在船舷刚刚及腰的护栏上,又问到:“那你们找到‘那个’了没有,我想那才是这次考察真正的目的。”

“没有,”瑟兰迪尔皱起了眉,露出一脸不耐烦的表情,“我不是为了‘那个’而来的。”

他又喝了一口咖啡,挑起了半边眉毛,即使隔着墨镜阿拉贡也能感受到他暗怒的眼神,宛如风暴来临前寂静的大海:“我对那些虚无缥缈的生物不感兴趣,与其花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去寻找根本不知道是否存在的生物,不如加大对已知海域生物的保护力度,地球并不仅仅属于人类。”

阿拉贡则耸耸肩:“但至少我们成功发现了淡水生的,我们有理由相信,或者推测能在海洋里找到它们的踪迹。想想‘陶瑞尔’,它难道不是一只美丽的生物吗?”

瑟兰迪尔毫不客气地笑出了声:“你这话甚至无法说服你自己。”

阿拉贡微微握紧了脖子上的吊坠,它在他的指缝里闪着银色的光芒。

瑟兰迪尔摘下墨镜,微凉的阳光让他下意识眯起了眼睛,睫毛在脸颊上漏下一圈弧形光影。他斜睇着阿拉贡,一脸淡漠轻蔑:“‘陶瑞尔’确实十分美丽,但它不该待在实验室里,它不属于那里。把它从森林里带出来是我们犯的一个错误,而现在你们还准备犯第二个。”

“好吧,”阿拉贡把吊坠塞进了衣服里面,用T恤的领子遮住了它,“我得承认你说的没错。但是你别说得这事跟你无关一样,你也是这次考察的相关人员。你想做海洋生物的保护工作就需要资金,而只有这个项目才能让我们获批更多的科研经费。而如果我们能有所发现,也许你所申报的别的项目就能得到批准。”

他认真地看着瑟兰迪尔的眼睛,丝毫没有因为身高上的差距而有所畏惧。纵然那双眼睛里深邃而不可探知的情绪令他暗暗心惊,他也没有轻易移开目光:“你得承认,瑟兰迪尔,你需要这个项目,纵然你并不喜欢它。”

瑟兰迪尔扬起下巴,凭借这个动作他由上而下扫视了阿拉贡一眼,随后他顺手带上了墨镜,扭开了脸:

“你说的对,我需要它。”

阿拉贡想拍拍他的肩,但考虑了一下还是作罢。他回头眺望了一眼远方的海面,露出了微微有些不悦的表情。

“见鬼!”他嘟哝着,“我们的航线上有片积雨云,我得去和船长聊聊,我们也许需要改变航线。”

他这样说着,往驾驶室走了过去。瑟兰迪尔则继续站在船舷上,双手捧着他的咖啡杯,即使在晃动不停的甲板上他也能很好的保持着平衡,几乎不摇不晃。远方乌黑的云层重重地压在海面上,一眼望去如同黛色的山脉。

阿拉贡很快就回来了,他的神色很奇怪,看不出是兴奋还是忧虑,倒像是几种表情的同时混合。“瑟兰迪尔,”他叫道,“他们在前面的海域发现了鲨鱼!”

瑟兰迪尔不自觉地上前了一步。

这个季节正是西风肆虐的日子,威力巨大的风日夜吹动海水,将海洋深处营养丰富的冰冷海水带到浅海,丰富的微生物孕育了巨大的鱼群,成千上万的海狗海狮会因此而聚集于此。而随着它们一同前来的,则是海洋中最大的食肉鱼类——大白鲨。

这些站立于海洋食物链顶端的猎手巡弋于一片狭窄海域,这是海狗们前往外海必须经过的一段路程。为了保证顶级的速度与力量,大白鲨体内的新陈代谢速度极快,它们几乎一生都待在低温海域,只有这个季节会来到稍微靠近海岸些的浅海。

这个消息对于科考团队来说是个意外之喜,他们今天才刚刚抵达这片海域,没有考察没有等待,就迎面遇上了野生的大白鲨,有幸的话也许还能亲眼目睹它捕猎。这对每一个海洋工作者来说都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如果不是考虑到那朵该死的积雨云和海上风暴的可能,阿拉贡早就下令全速前进了。

“索林他们想要去看看,”他对瑟兰迪尔循循善诱,“瑟兰迪尔,这机会可遇不可求。”

其实不用他刻意撩拨瑟兰迪尔心中也有些按耐不住。他扭过头去看了看远处的云,心想,也许雨一时半会儿下不下来,他们可以去那儿看看,然后赶快驶出风暴范围。他犹豫了一会儿,下定决心。

瑟兰迪尔微微抿了抿唇,说:“我们去看看。”

只是去看看而已,不会出什么大问题的。他这样想着。

但天意往往不遂人愿。

科考队的船才驶入云层范围不久就开始狂风大作,一行人不得不全部缩回船舱里以保证生命安全。索林和他的侄子菲力守在显示屏旁边,声呐所反射的物体图像会被显示在屏幕上。

瑟兰迪尔站得比较远,看不到屏幕上显示的东西。他侧身看着窗外,倾盆大雨已经倾倒下来,海面如同沸腾般翻滚涌动着。他环抱着双手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宛如一棵大树,根扎在深深的泥土里。

“它过来了!”就在瑟兰迪尔对着窗外出神的时候,索林突然爆发出一声大叫,随后整个团队的人都惊叫起来,还没等瑟兰迪尔彻底反应过来,他们就一窝蜂地涌上了甲板。

瑟兰迪尔往显示屏上看了一眼,发现那条鲨鱼正游弋在他们的船侧,胸鳍几乎蹭在船舷上。它在那久久迂回不去,姿势优美得令人挪不开眼去。

瑟兰迪尔微愣半秒,转身冲出了船舱。

暴风雨中船的甲板突然变得不再坚硬,瑟兰迪尔顶着狂风暴雨往前冲,眼睛被雨打得根本看不见路,每一步都像是踩着棉花一样打着滑。他死死地握着栏杆,以防自己被一个巨浪直接掀进海里。

疯狂的科学家们聚集在甲板上,他们互相推搡搀扶着,用仪器去测量鲨鱼的重量与体长。瑟兰迪尔拼命睁开眼去看那只鲨鱼,风雨中他感到自己的头发全部贴在额头上,表情被狂风吹得变了形,面部狰狞得有如杀人犯。

但当他终于凭着微弱的灯光看清海里的大家伙时,突然觉得雨再大些也没关系——那是一条非常美丽的鱼。

它身长近六米,颜色微浅,尾如新月,身上布满大大小小的伤痕。力量与美丽的结合,它身体的流线型是大自然最神奇的创造。

瑟兰迪尔出神地凝视着它,几乎想伸手去摸摸它了。

然而下一秒,鲨鱼突然向外弯出一个优美的弧度,再乘着狼猛然摆尾,两顿多重身子狠狠撞在船舷上。这是海洋中最顶尖的掠食者,它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力量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整条船都被它的力量撼动了,人们在本来就湿滑的甲板上滚做一团,暴雨里他们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巨浪滔天中船似乎被托上云霄又直直坠下,除了天旋地转感受不到别的任何东西。

瑟兰迪尔死死抓着栏杆。他感到自己的指头被什么撞了一下,剧痛令他产生了手指断掉的错觉,但即使如此他仍然用力握住了手心中细细的栏杆,因为他知道一旦松手就有可能丢掉性命。

别的人没有他那样好运,他们忙着给鲨鱼测量数据本来就没有任何支撑点,现在更是在甲板上左摇右晃,每个人都看起来快要摔下海去了一样。

在下一个浪拍上甲板时菲力脚下一滑,被浪直接卷向船舷边缘,眼看就要掉出船外,瑟兰迪尔连忙松手拉住了他的衣领。然而就在他松开栏杆的一瞬间,潜伏在船边的鲨鱼又一次弓起身子,狠狠撞上船舷。

瑟兰迪尔这一下终于彻底失去了平衡。他只来得及把菲力推向迎过来的索林,然后后腰就撞上了栏杆上沿。还没来得及惊呼,他整个人就仰面掉进了海里。

被海水包裹住的前一秒他想:

见鬼,那条该死的鲨鱼还在这儿呢……

——TBC——

评论(22)
热度(130)
  1. 木奈景深之源 转载了此文字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