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瑟莱】Haven(避风港)6.0

【章陆】

 

运输用的水槽并不算宽大,当Legolas被放进去之后他几乎无法摆动尾巴,只能面朝上躺在那里。他摸了摸透明的水槽壁,过了一会儿,又伸手摸了摸,看上去温顺而又无辜。

人们在水槽的外面罩上了白色的布,既是为了保护人鱼不被太阳光线灼伤,虽然他可能并不需要,也为了将他严严实实地藏起来,不让更多无关人员看到他的模样。

当最后一丝缝隙被白布遮盖住时Legolas轻轻地挣扎了一下,激起一片小小的水花,但是他随即安静了下来,没有别的什么动作了。

瑟兰迪尔瞥见在Legolas挣扎时有人下意识地退后了一步,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他走上前去,屈起手指敲了敲水槽壁,Legolas随即用水声回应了他。

瑟兰迪尔歪了歪头,退开两步让出路来,示意人们将水槽搬上了飞机。

机舱里的空间并不宽裕,男人们肩膀抵着肩膀靠坐在一起。然而即使在空间如此狭窄的时候瑟兰迪尔身边也被刻意空出了一个人的位置,除了阿拉贡好像没人愿意坐到他的身边,而唯一一个“勇士”现在并不在这里,他将从海边直接搭车前往罗瑞安森林旧址,暴雨让他的项目出现了一些计划外的问题。

不过瑟兰迪尔却对现状十分满意。他独自坐在其他所有人的对面,背后靠着装着人鱼的水箱,摇晃不停的水声就直接响在他的耳朵边上。

飞行过程中Legolas显得十分焦虑。他似乎极力地想要掩饰自己的不安,但半个小时之后他开始用尾尖小心地刮擦着水槽壁,弄出细微却尖锐的声响。

瑟兰迪尔马上就注意到了这并不悦耳的声音,但他只是换了个姿势抱着手,并不打算多做反应。

然而二十多分钟过后,Legolas开始用指头敲打槽壁,与此同时水声也渐渐大了起来,被夺走视野的旅途令他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但他的动作却非常克制,即使他开始连续不断地敲打槽壁,力度也始终非常微小,在飞机螺旋桨的轰鸣中只有瑟兰迪尔可以把那动静听得一清二楚。

他把玩了好一会儿自己袖口上的扣子,把它扣上又解开,扣上又解开重复了好多次,终于回过身去,慢慢挑开白布的一角。

Legolas一眼就看到了他。

他微微瑟缩了一下,然后蹙起眉头,露出一个带着酸涩的隐晦微笑来。

瑟兰迪尔从白布挑起的一小条缝隙里细细打量着Legolas,心底居然有一点点,就那么一点点的窃喜。就像初中男孩和喜欢的女孩子一起出去玩,故意在大街上躲起来,一直等到对方又急又怕的时候才突然出现,因为她的惊喜而感到满足喜悦一样。

“你很吵,Legolas。”他故意皱起眉毛,做出一副烦不胜烦的模样。

Legolas眨眨眼睛,慢慢把手收回来背到了身后。他乖乖地躺在摇晃的水里,脸的一半藏在水面下,冲瑟兰迪尔微微笑了笑。

瑟兰迪尔放下手里的布,重新坐正了身子。后来的一路上,Legolas都非常安静。

到达科学院时瑟兰迪尔才被告知索林不在院里,出来迎接的是奇力与菲力两兄弟。前者一直参与着人鱼研究,是Tauriel项目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而后者则是因为在不久前的暴风雨中被瑟兰迪尔救了命,自告奋勇地参与进这个项目给瑟兰迪尔打工,Legolas的专属研究室就是他们两人着手布置的。

这间研究室被安排在实验楼的顶层,这个楼层总共只有两间实验室,两条珍贵的人鱼分享了整一层楼。Legolas入住了靠右边,也是较大的那一间。房间中央是最大直径为9.23米的椭圆形海豚池,水深最深处达到五米,左边近岸处稍浅,设有供人站立的平台,平台处水深仅为1.2米。在Legolas入住之前,这个池子曾属于一条雌性的白海豚,她由于消化系统疾病一度生命垂危,但几周前已经恢复健康并被送往海滨放归自然。

水池经过严格的消毒清洗后被注入了严密调配过的盐水,盐度与温度都被控制得刚刚好,与Legolas生活的那片浅海几乎完全相同。屋里配备着空调及数个瓦数达275瓦的吊灯,以备天气剧烈变化时的不时之需。测量及采样的仪器已经全部到位,整整齐齐地靠墙放置在池边。

菲力奇力站在水池边上迎接了瑟兰迪尔和Legolas,两人脸上的笑容看上去连弧度都一模一样。

Legolas没有被立刻放入水池中,人们要趁他还在狭小水槽里动弹不得的时候测量一些体表数据。有了上午的教训所有人都拿出了万分小心的姿态,掀开白布的动作轻柔地像是揭掉油画上最后一层遮盖物。

而Legolas却出人意料的安静。他只是扭了扭脖子,透过一条条围绕着他的人腿找到了瑟兰迪尔,然后他就又闭上了眼睛,躺在水里一动不动。

“别给他打麻醉。”奇力喝止了人们掏出注射器的动作,他转头看了一眼瑟兰迪尔,见后者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才又说到:“他会配合你的,如果你对他温柔一点。别给他打镇定剂,那对他没有什么好处。”

瑟兰迪尔挑着眉看了奇力一眼,抿着唇没有说话。

测量身体数据并不需要太多人手,很快围在水槽边的人就散开些许。剩下的人测量了Legolas的上身长与尾长,又战战兢兢地抬起Legolas的手臂开始测量臂长。水槽中Legolas无法张开双臂,所以他们会通过臂长加上肩宽先大致计算他的臂展。

Legolas身材中等,由上身长可以推测出他的身高大致相当于人类男子的180cm到185cm之间。但他的尾部长度却十分惊人,由髋骨至尾尖长度竟达到了1.84米,相当于一个成年男子的正常身高。

两个年轻些的研究员站在瑟兰迪尔的不远处,脑袋凑在一起窃窃私语。瑟兰迪尔不经意地偏了偏头,听到满是轻蔑的几句话——

“你觉得像什么?”

“刺身……对吧?在玻璃缸里它动都动不了……”

“没错,就是刺身……它早上可还精神得不得了,现在还不是……”

满是轻慢的,不怀好意的,高高在上的恶意。就好像造物主一般,由食物链最顶端的人类发出的,对其他生物不屑一顾的嘲笑。

瑟兰迪尔在心中轻轻地笑了笑。

他斜跨出一步,站到两人旁边,随后说到:“滚出去。”

那两人转过身,看到他似笑非笑的表情,蓦然变了颜色。

瑟兰迪尔的语气并不激烈,甚至听起来没怎么动怒,只是由上自下淡淡地注视着他们,又重复了一遍:“滚出去,这个项目不需要你们参与。”

两个研究员都很年轻,能在这个年纪进入研究院的人不多,两人从小都是天之骄子,看待一切都有种莫名的优越感。然而在瑟兰迪尔面前,却也不过只是牙都没长齐的孩子。

“你不能这样!”其中一人白着脸喊道。人鱼项目是目前院里最重视的项目之一,一旦被排除出这个项目,他们很有可能要花费五到十年的时间才能弥补损失。

“我可以。”瑟兰迪尔却连一个冷笑都懒得回应,他环抱着手,语气平稳得连一丝一毫的嘲讽都找不到,“这是我的项目,我是负责人,所以我说你不能参与,你就得马上滚出去。”

他说这话时的神态活像一只被老鼠挑衅的狮子,老鼠在他脚边抖着胡子叫嚣,他却只是挑着眉毛饶有趣味,甚至都不愿意认真动怒——因为占据着绝对的优势,所以连讽刺对手的力气都不想浪费。

只是他完全没有注意到,一路上他都在对阿拉贡说自己不愿意负责Legolas的研究项目,现在却轻而易举地说出了“我的项目”这种话,模样自然得就像模拟了千遍万遍。

其实在所有人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改变就已经发生了。在瑟兰迪尔被Legolas从海中救起,或者更早之前,结局就已经注定了。他们遇到的所有事,都将变为小小的契机与齿轮,推着他们向终焉走去。

在瑟兰迪尔与人争执的时候Legolas一直静静望着不远处的骚动,他的半张脸淹在水里面,折射让他的面容中间裂开一条摇摇晃晃的缝隙。他那样认真地注视着瑟兰迪尔,却在他抬起头看过来的前一刻闭上了眼睛。

他脸上的表情十分微妙,看起来好像很想微笑却又极力掩盖,最后只露出一个肌肉有点扭曲的模样来。

瑟兰迪尔抱着手看着他的模样,突然笑了起来。

 ——TBC——

评论(32)
热度(140)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