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瑟莱】Haven(避风港)8.0

作业实在太多lo主已经跪了……

这一章码的前言不接后语……大家见谅orz

———————————————————————————————

【章捌】

 

“你想见见Tauriel吗?”瑟兰迪尔第三次向Legolas询问道,“如果你愿意,我就带你到隔壁去。”

而一向能迅速对他的话语做出反应的Legolas只是抿着唇,半天都没有回应。瑟兰迪尔也不着急,只是在池边上蹲下身来,静静等待着Legolas的回答。

“让Legolas见见Tauriel”这个想法是奇力最先提出来的。

他负责的人鱼因为太具攻击性基本没有人愿意靠近她,最近总是十分寂寞。而瑟兰迪尔虽然疑惑奇力是怎么从Tauriel一直没什么特殊表情的脸上看出“寂寞”来的,却还是同意了这个提议。

因为他觉得Legolas看上去,也总是一副十分寂寞的模样。

虽然他很温顺,这几天来测量身体数据时,人们摆弄着他给他量心跳、测血压的时候他都十分配合,即使瑟兰迪尔不在场他也没有再次伤人了。但每一次,瑟兰迪尔在不经意间看向他的时候,总会看到他抿着唇,静静注视着自己所在的方向。

那眼神实在太过复杂深邃,总让人生出一种很深情的错觉,以至于虽然每一次Legolas都很快就避开了视线,那眼神仍然在瑟兰迪尔的脑海里停留不止,令他止不住地感到难过与悲伤。

他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想去见见她吗?或许这能让你心情好一点。”

Legolas在水里沉沉浮浮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他抬起头看向瑟兰迪尔,眼神里有种期期艾艾的光芒明灭闪烁。

瑟兰迪尔笑了笑:“我会看着你的。”

然后Legolas甩甩尾巴,把冰凉的水滴溅到瑟兰迪尔脸上。

于是瑟兰迪尔将移动Legolas的任务交给了其他人,自己则先一步走了出去。想要观察顶楼实验室水池深处的情况,他得去到下一层楼的观察室,只有那里才能看到水箱的全貌。

他走进Tauriel的观察室时看到了奇力,他正靠在玻璃壁上低声和Tauriel说着话。他声音压得很低,也不知他和她到底说了些什么,只见Tauriel把脸贴到玻璃上,发出了一串清脆的笑声。

奇力看到瑟兰迪尔进来,就直起身子向他打了声招呼。

瑟兰迪尔点点头,回过脸去看了看Tauriel。而Tauriel则对他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像是小狗见到了久不归家的主人。

她的身体自腰部以下都覆盖着鱼鳞,鱼尾是极深的绿色,水波中宛如上等的玉石。尾椎末端有一根突出的棘刺,尾鳍比Legolas的小上一圈但却更厚,也许稍逊锋利但绝对不乏攻击性。她的模样并不像Legolas那样有着让人惊艳的美感,但是不得不说,她仍然是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如果硬要给她的模样挑出一个不足来,那也许只能是线条总是太过凌厉了些不够温柔罢了。

瑟兰迪尔已经很久没有见过她了,都快要忘记了她长成什么样子了。

自他将她带回至今,他几乎从来没有来看望过她,但无论何时她见到瑟兰迪尔,却总是一副喜出望外的模样。

瑟兰迪尔从门口路过了两次,后来就再也不往这边走了。那种没有根据的喜悦太过刺眼,令他不由地心生畏惧,他没有为她做过一件好事,也就担不起她每一次对他露出来的笑容。

所以这一次,瑟兰迪尔也很快就移开了眼,不再看向Tauriel了。

Legolas很快被人从上方放入了水池中,他先是打量了一遍四周,然后又抬起头四处张望起来,直到看到了瑟兰迪尔的脸才放松下来。他摆了摆尾鳍,朝下方游去。

瑟兰迪尔看着他从透着金色阳光的水池上方慢慢向下游来,尾巴上套着钻石镶嵌的光圈,觉得一瞬间自己似乎看到了什么尘世之外的东西。那些间隔在他们中间的透明的水和空气,就如同不同世界的边缘限界,他们离得这么近,但仍然无法触及。

Legolas乘着阳光向他游来的这幅画面,在以后的日子里,很久很久以后,都不断地在瑟兰迪尔脑海里一遍遍回放,宛如某种美好虚幻到无法碰触的预言。

然后Tauriel逆着光迎了上去,搅乱了所有光影交错的幻象。瑟兰迪尔用力闭了闭眼睛,才从幻觉中抽身出来。

Legolas在看到Tauriel的一瞬间,脸上的表情简直色彩纷呈。谁也说不清楚他到底是要哭还是要笑,能清楚描述的只有他用力地咬了咬唇角,然后猛然欺身上去给了Tauriel一个拥抱。

Tauriel被动地被他拥抱着,既没有挣扎,也没有回应。

下一秒Legolas就放开了她,转而抓住她的手臂。他张了张嘴,接着所有人都听到了他的声音。就像直接响在人的脑海里,在一片透明的水中,他说:“……Tauriel……?”

那声音带着不易察觉的颤抖,低哑而又温柔。

Tauriel立马就对自己的名字做出了反应。她摆着尾巴凑上前,抬高眉头露出一个欢欣的笑容。但她什么都没有说。

笑容突然从Legolas的脸上敛去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难以置信的惊诧。他松开拉着Tauriel手臂的手,往后退开些许,好像想要拉开距离好好看看Tauriel的脸。

但Tauriel很快就又贴了上去。她伸出手想要拉住Legolas,却被Legolas避开了。

Legolas缓缓地摇了摇头,又用力咬了咬下唇,才又慢慢凑近Tauriel的脸,几乎是哀求般地又喊了一次:“Tauriel……”

然而Tauriel只是微笑着,没有多余的反应。

她伸手摸了摸Legolas的脸,尾巴在身后小幅度地左右摆动着。她脸上的表情非常开心,兴奋得连耳朵尖都在微微发抖。

但是在场的人谁都看得出来,她并不认识Legolas。

Legolas在Tauriel碰到自己脸颊的一瞬间就猛然闭上了眼睛,他死死咬着唇角,脸上一片惨白,不一会儿唇上就泛起不正常的青灰色。

那一刻他脸上流露出来的伤心令在场的所有人无不动容。

接着奇力突然大声叫道:“他没有呼吸了!”

瑟兰迪尔闻言连忙定睛看去,发现Legolas耳后的排鳃居然完全关闭起来,此刻他在水中微微抽搐着尾尖,极度缺氧却仍然拒绝呼吸,看上去好像是想要把自己直接憋死在水里。

瑟兰迪尔顿时大骇,呼吸都随之颤抖起来。

他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不知道Legolas为什么突然有这么大的反应,他不知道为什么Tauriel不认识Legolas会让他绝望得甚至想要就此死去……直到这一刻他才意识到,他其实完全不了解Legolas。他们之间的交流一直是Legolas单方面地对他的话做出回应,而他,根本无法了解到这条人鱼,或者这个人心中的想法哪怕一星半点。

想到这里他心底骤然剧痛,直接上前一步一掌拍在玻璃壁上,喊道:“Legolas——!!!”

他以为他喊得很大声,但实际上那声音极其微弱,而且就像是从喉间拼命挤出来的一样沙哑难听,淹没在拍打玻璃的巨响中几乎无人听见。

但Legolas却如遭电击般猛然睁开了眼睛,他一个激灵避开了Tauriel的手,耳后的鱼鳃完全打开,吐出一大口气。

在那些争先恐后胡乱上升的大团气泡后面,Legolas拍打着尾鳍,仓皇扭头望向瑟兰迪尔。

瑟兰迪尔转身开门,快步向楼梯冲去。奇力和一众工作人员连忙跟在他身后,可是当他们冲到走廊上来的时候,只看到瑟兰迪尔消失在楼梯间的衣角。

瑟兰迪尔奔过楼梯与狭窄的走廊,用肩撞开二号池的大门。

Legolas正趴在岸边,用双臂把自己的上半身撑出水面。看到瑟兰迪尔进来,他就松开一只手向前伸去,结果手下一滑又整个人滑进了水里。

瑟兰迪尔冲上前抓住了Legolas湿滑的手。那只手冰凉刺骨,就像握住了一地湿淋淋的伤心绝望。

Legolas立马回应了他,挣扎着与他十指相扣。

瑟兰迪尔愣了愣,随即用力把他从水里拉了上来。

Legolas趴在地上,一只手拼命攥住瑟兰迪尔的手指,用力之大令他们两人都同时感到了疼痛。他的尾巴不自觉地环住瑟兰迪尔的脚踝,几乎整个上半身都靠在瑟兰迪尔腿上。他身上不断滚落的水珠把瑟兰迪尔膝盖以下的裤子全部打湿了。

他将脸贴在瑟兰迪尔的膝盖上,喉咙里传出破旧风箱抽动般的沙哑喘息来。

瑟兰迪尔几乎没怎么犹豫就弯下腰,把脚边明显在寻求庇护的人鱼抱了起来。Legolas喘息着,紧紧攀住了瑟兰迪尔的脖子。

瑟兰迪尔被他勒得有些难受,但他只是皱了皱眉没说话。他收紧了环抱着Legolas的手臂,感到坚硬的鳞片摸索过小臂内侧的柔软皮肤,刀刮一样地疼痛。

他扭头对随后赶来的奇力说:“照顾你的人鱼,我带他回去。”然后也不等回应,径直抱着Legolas走了出去。

Tauriel从水中探出头来,有些惊惶不定地看向瑟兰迪尔的背影。奇力伸出手摸了摸她尖尖的耳朵,然后俯下身吻了一下她湿漉漉的额头。

“没关系的,”他说,“这不是你的错。”

可能唯有神明,才能说清世上万事究竟谁对谁错。

瑟兰迪尔把Legolas直接抱进了走廊另一头的一号池。他踹开门的时候用力过大,门背撞在墙上嗡嗡直响。

“都出去!”他低声喝道,然后抱着Legolas走到水池边上。

瑟兰迪尔拍拍Legolas的脊背,想把他放回水里,但Legolas却收紧了手臂怎么也不肯放手。

两人僵持了好一会儿,最终瑟兰迪尔妥协了。

他踢掉自己的鞋子,走到浅水区,小心翼翼地找了个好着力的角度,抱着Legolas踩进了水里。

就在他弯下腰把Legolas放到水里的一瞬间,他听到Legolas突然凑近了他的耳边,小声喊道:“Ada……”

那声音轻得宛如鸿毛,却如同一条细碎的电流沿着脊椎一路向上,最后在瑟兰迪尔脑海中炸开一片火光。他浑身一颤,不由自主地松开了手。

Legolas在此时也顺从的松开了双臂,身子滑落进水里溅起巨大的水花。他闭着眼睛沉到水底去的表情,就像在哭泣一样令人心痛。

但是等瑟兰迪尔回过神来,Legolas已经游开了。

——TBC——

评论(53)
热度(163)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