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瑟莱】Haven(避风港)20.0

 

【章贰拾】

 

瑟兰迪尔年少些的时候,曾经也有过一段很是年少轻狂的经历。每个男孩都是从猫嫌狗恨中成长起来的,这话说的一点儿没错。

出于年幼的顽劣不堪和男孩特有的反叛心理,他总是弄坏自己或者他人的东西。当他不小心用足球踢坏了母亲最喜欢的地灯时,他本以为一向严格的父亲会责骂自己,甚至在心中已经想好了反驳的说辞,但欧瑞费尔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他没有责备或者打骂瑟兰迪尔,只是无奈地看着他对他说:“你总是这样笨手笨脚,究竟要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如何珍惜呢?”

瑟兰迪尔所有的话语和傲气都哽在喉咙里,噎得他鼻头发酸。

那天晚上他的父亲熬了整整一夜,将那盏灯仔细修好。瑟兰迪尔躲在门外偷偷窥探时,听到依偎在床头的母亲柔声劝慰:“这有什么大不了的,他只是笨拙了一点,内心其实是个温柔的孩子啊……”

只有母亲这样说过——“瑟兰迪尔是一个温柔的孩子。”

但他始终太过笨拙。

上小学的时候瑟兰迪尔曾经养过一只猫。那只小猫被送到他手上时才有巴掌那么大,浑身上下毛绒绒的非常可爱。瑟兰迪尔对它爱不释手,睡觉都要把它塞在自己的被窝里。但他睡觉时又太不老实,不小心翻身把小猫压在了身下,活生生压死了。

那是他第一次,为自己想要珍惜的东西感到了心痛。

他的母亲帮他将小猫的尸体埋在了院子里的木槿花下,搂着他不断抽动的瘦小肩膀告诉他:

“你只有足够了解它,才能好好地珍惜它。”

对任何事物都是如此。

在科学院中任职,并以“研究员”作为称号的人们都有一种通病——那就是觉得世界上的一切都能用科学来解释。比如若向他们寻求“爱情”的定义,他们十有八九会将其定义为一种“激素活动”。

曾经瑟兰迪尔以为自己也是如此。

阿拉贡曾问过他选择人鱼作为研究对象的初衷,虽然现在他已将自己当时的答案几乎忘了个干净,但大体总逃不过“新物种研究与分类”这样官方又学术的回答。

但现在他的答案却有所不同了。

在失去了父母之后,他度过了一段十分艰难的日子。在那段时间中他仿佛憋着一口气,只顾着闷头向前走,只知道向前,却不知道究竟要走到什么地方去。他没有目标也没有方向,却丝毫也不能放慢脚步,就好像只要稍稍松懈一些,他就会彻底坠入深渊无法自拔一样。

他在那样漫无边际的黑暗中走了很久。

直到他遇到了Tauriel。

这条突如其来的人鱼不仅震惊了世界,更在黑暗之中为瑟兰迪尔点起了一盏小小的灯。当她从水中缓缓浮起,与靠在船舷上的瑟兰迪尔四目相对时,就像有一支弓箭,狠狠地刺穿了他的胸膛,让他在剧痛中骤然清醒过来,伸手攥住了深渊上方垂下的一根细细的蛛丝。

沿着这条路,他一定能走到什么地方去。

纵然他不知道路的尽头究竟有什么,但只要沿着这条路走下去,他就一定能走到一个终结去。

于是,他终于走到了Legolas身边。

“你和Legolas……和好了?”在食堂吃午饭的时候,奇力抛下自己的舅舅和哥哥坐到瑟兰迪尔的对面,冷不丁地问了这么一句。

瑟兰迪尔被蔬菜汤呛了一下,手里的汤泼出去一半。他面无表情的抽出纸来把桌子擦干净,犹豫了两秒又起身去抬了一碗新的。

奇力咬着自己的叉子,拼命眨起了眼睛。

“你很闲?”瑟兰迪尔用力叉起一块胡萝卜。他记得上次问他是不是和Legolas吵架的也是这家伙。

“没有没有,”奇力莫名地后颈一凉,连忙摆手,“真不是我想打听……”

他环顾一圈,压低了声音,神神秘秘地说到:“其实是Tauriel说的,她说这两天Legolas心情很好,总是在晚上唱歌……我就猜应该是你们和好了。”

瑟兰迪尔勾勾嘴角:“没有别的可能?”

“当然没有!”奇力声音突然拔高,引得周围的人纷纷转过头来,他连忙压低了身子,一脸促狭地低声道,“他那么喜欢你,你又不是看不出来?”

瑟兰迪尔眉头一跳。

他本想板着脸做出严肃的表情呵斥奇力,却连一秒钟都没维持住,嘴角忍不住想要上扬。瑟兰迪尔连忙在破功之前往嘴里塞了一块土豆,借着咀嚼的动作掩盖掉了脸上藏也藏不住的笑意。

                    

怎么办?

光是从别人嘴里听到你喜欢我,我就已经这么高兴了。

 

Legolas心情很好,瑟兰迪尔自然看得出来。

这个孩子从来不懂得藏住自己的心情。当他悲伤的时候,只是看着他的眼睛就让人想要哭泣,但当他快乐的时候,他的每一根睫毛上都仿佛有阳光在闪耀。

在那个相互告白的夜晚过去之后,他渐渐褪去了最初相见时的悲戚,性格中属于孩子的那一部分也慢慢显现出来。

由于不久前他才发生过呕吐的情况,为了帮助他消化,人们将他的食物全部换成了流状。特意挑选的鱼都是肉质细腻便于消化的品种,细细打碎后又添入了一些维生素,味道十分奇怪。

期初Legolas一直很抗拒,一定要到十分饥饿的时候才肯进食。现在却愿意捏着鼻子喝下那些奇怪的糊状食物,然后苦着脸哼哼唧唧地向瑟兰迪尔讨糖吃。

在瑟兰迪尔工作的时候,他常常浮出水面趴在池边上,下巴搁在叠放在一起的手背上,目光跟着瑟兰迪尔来回走动。瑟兰迪尔偶尔路过他面前的时候,他就摆动着尾巴拍打起小小的水花,试图弄脏瑟兰迪尔的鞋子。

而瑟兰迪尔能做的,只有蹲下身来敲敲他的脑袋。

“你说,人鱼究竟是一种什么生物?”

身边没有人的时候,瑟兰迪尔就踢掉鞋子坐到池边,弯下腰去与Legolas细语交谈,“你们拥有人类与鱼类两种截然不同的物种特征,甚至还拥有两套呼吸系统,现有的科学水平不足以解释你们的存在,你们就像是童话或者传说里的生物……”

他摩挲着Legolas的耳尖:“告诉我,你究竟是什么?”

Legolas怕痒地躲开了他的手,从水下握住了他的脚踝:“您说我是什么?”

瑟兰迪尔抬手挠了挠他的下巴:“你是Legolas。”

只是Legolas而已。

Legolas眨了两下眼睛,倏地潜进了水里。

透过清澈的水的折射,瑟兰迪尔看到他凑上来亲吻了自己的脚踝。他一动不动,然后在Legolas再度浮上水面来之后,俯下身去亲吻了他。

他亲吻着Legolas湿漉漉的额角,小声玩笑:“既然人鱼都存在于世,那么精灵是不是也会存在呢?”

Legolas愣了愣,一本正经地点点头:“存在的。”

“你见过精灵吗?”

眼睛飞快转过一圈,Legolas游上前将下巴放到瑟兰迪尔的膝盖上。他身上滴下来的水一下子就浸湿了瑟兰迪尔的裤子:“我当然见过。”

瑟兰迪尔推了推他的脑袋,却没有用力:“他们长什么样子?”

“嗯……”Legolas伸出一根指头,围着自己的脸划过一圈,“和我长得很像。”

瑟兰迪尔又问:“那他们有翅膀吗?”

问完两人都不禁想像了一下Legolas背着透明翅膀在花丛中飞舞的模样,三秒之后都忍不住大笑起来。Legolas笑得不断拍打着尾鳍,在水中搅起一个个小小的漩涡。

瑟兰迪尔则低头看着他,手指缠绕在他金发的发梢里。他将这个孩子的脸细细看过,然后在他光裸的脊背上留下了轻吻。

他在他的耳边低声说道:

“那他们一定很美。”

Legolas的笑声戛然而止。

他僵硬地在瑟兰迪尔的腿上呆了两秒,然后触电一样猛地直起身子,后脑勺“砰”地一声撞在瑟兰迪尔的下巴上,撞得他眼冒金星。而瑟兰迪尔也完全没想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猝不及防地差点咬到自己的舌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Legolas羞红了一张脸,结巴了好几声之后一个猛子扎进了水底,只留下细细的漩涡与不断炸裂的几串气泡。

瑟兰迪尔无奈地揉着自己的下巴,想:

还是个孩子啊……

第二天为了补偿,他为Legolas带来了一束蓝紫色的鸢尾。说实话他并不知道Legolas喜欢什么花,也并不确定这花朵是否能让Legolas原谅他的唐突,但他终归还有足够的时间去了解他的一切。

上楼的时候他被索林拦在了楼梯间里。男人脸上的表情有些阴晴不定,挡在他身前的手说不上多礼貌但却足够强硬。

“什么意思?”瑟兰迪尔下意识地想将花藏到身后,却硬是忍住没有动弹。索林没有立刻回答他的提问,于是他也慢慢沉下了脸色。

几位年轻的研究员本来跟在瑟兰迪尔身后,见他停下脚步,便快步走上前去。他们本是准备向两人打招呼,嘴还没张开就纷纷被暗潮汹涌的气氛堵了回去。几人面面相觑了几秒钟,心有灵犀地低下头快步走过,就当没看到剑拔弩张的两位前辈。

直到楼梯里的人走得一干二净,索林才收回了挡在瑟兰迪尔身前的手。

瑟兰迪尔丝毫没有放松神态,眉头皱得都快绞到一起去了。他和索林一直不是很对盘,在对待人鱼研究的问题上两人一直都有分歧,在Tauriel的研究中两人不止一次地发生争吵,而Legolas到来之后,几乎每一次会议都能见到两人争锋相对地冷嘲热讽。只是索林的专业素养确实无可挑剔,瑟兰迪尔也没办法给他挑什么错,所以迄今为止也还算“相安无事”。

但今天索林似乎有点来者不善……

“有什么事?”瑟兰迪尔捏紧了花束上的缎带,决定率先开启话题,他赶着去见Legolas,没时间耗在和索林大眼瞪小眼上。

索林翻了一个白眼,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却没有说话。

瑟兰迪尔挑了挑眉,唇角抿成一条笔直的线。他的耐心很好,但却没打算分给索林半分:“没事的话……”

“你和那条人鱼,”索林打断了他的话,“看起来相处得不错。”

瑟兰迪尔嘴角一抽,脸色彻底阴沉下来:

“你究竟想说什么?”

 

——TBC——

评论(33)
热度(81)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