景深之源

我以心燃火,愿天下有人识。

【瑟莱】赞我以歌 2.0

【二】

 

那一天大雪纷飞。

莱戈拉斯穿过马路时,加里安正站在铁门与围墙边上等他。

在漫天纷飞的白色的雪中,他身上一成不变的黑色西服如同一笔突兀的水墨。从莱戈拉斯认识他的那天起他就是这副模样,一板一眼,好像没有一丝多余的感情,无论春夏秋冬都裹着黑色的西服。

但没有什么比黑色更适合今天这个日子了。

莱戈拉斯踩过一地泥泞脏污的雪,走到他的身前。

加里安向他点了点头,用几乎是公事公办的语气说道:“感谢您专程赶来。”

莱戈拉斯抿着唇,没有回话。

天太冷了,不仅冻僵了他的表情也冻僵了他的大脑。他既无法露出像往常那样或真诚或虚伪的笑容来应答,也无法稍微思考一下加里安究竟是不是正在嘲讽他。

事实上,他连现在自己究竟在干什么都不是非常清楚。

加里安说道:“请往这边走。”

莱戈拉斯的眼睛里不小心落进了几粒雪碴,他听到加里安的话,便红着眼眶点了点头。

天地间充斥着仿佛不会停止的雪。

穿着黑西装的男人们站在路的两边,他们身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漆黑的路,他们身后是白茫茫的雪地与十字架的森林。

加里安带着莱戈拉斯,在一片寂静中慢慢走在这条小道上。

莱戈拉斯认真地将道路两旁的人一一看过,缓缓地想起什么来。他站下脚步,看向这条不长不短的路的尽头,突然低低地抽了一口气。

他突然想了起来,自己为什么会在这里,自己为什么要在这里。

加里安也停了下来。

他对莱戈拉斯弯下了腰,态度无比谦卑恭敬:

“剩下的路,请您一个人走。”

莱戈拉斯摇摇头,从喉咙的深处挤出一句哭泣一样的“不要”。

“请您一个人走,”加里安没有动,也没有任何表情,“只能一个人走。”

他这副神态,像极了记忆中的某个人。

于是莱戈拉斯屈服了。

他短暂地闭了闭眼睛,咬着牙一个人向前走去。

那一天的雪下得嚣张又安静,无声无息地填满了名为“世界”的广大空间。莱戈拉斯一个人在这足以将人溺毙的风雪中向前走去,感觉胸腔里好像也飘散起铺天盖地的冰冷的雪来。

那个人一如既往,在路的尽头等他。

他很想叫一叫那个人的名字,却只灌进一嘴冰凉的飞雪。莱戈拉斯咬着自己的舌尖,在一丝尖锐却缓慢的疼痛里想到——对了,他还不知道那个人的名字是什么。

于是他叹了一口气,走上前去。

当他终于走完了这条细长的路,呼啸的风雪也突然褪去了。

莱戈拉斯摸了摸自己眉毛上结着的冰霜,在那个人面前缓缓蹲下。他一边揉搓着自己冻得发僵的脸,一边扯着嘴角露出一个大大的微笑来:“我猜猜看你叫我来是为了什么好不好?”

那个人并不作声。

莱戈拉斯撇撇嘴,一手托着腮帮吐了吐舌头,笑道:“你不说我也知道的,你是不是终于想把名字告诉我了?”

也不等那个人回答,他就伸出手去,贴着凉冰冰的石头细细摸了一遍,收回来的时候手指冻得通红,沾满融化的雪水。

莱戈拉斯也不介意,把那只湿淋淋的手放在嘴边亲了亲,咧着嘴笑了:

“我知道了。”

他用冰凉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嘴唇,打趣道:“不就是念起来有些奇怪吗?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

莱戈拉斯在雪地上把那个刚刚得知的名字写了一遍,喃喃道:“下次见面我就要叫你的名字了,哪怕你年纪比我大,反正你也管不着我……”

说到这里他抬起头,双手环住腿,下巴搁在膝盖中间,又低又轻快地说了一句:

“反正你再也管不着我了。”

然后他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细碎的雪,转过身再度走进了风雪里。

 

 ——TBC——


评论(5)
热度(48)
  1. 不是不是不是我呀景深之源 转载了此文字

© 景深之源 | Powered by LOFTER